menu-icon
anue logo
澳洲房產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美股

通膨創40年新高 Fed犯下嚴重政策錯誤四大原因

鉅亨網編譯羅昀玫 2022-11-02 13:13

聯準會 (Fed) 先前錯估情勢,讓美國通膨率屢創 40 年新高,股市、債市慘遭「熊爪」襲擊,聯準會犯下的嚴重政策錯誤,讓 2022 年可能成為自 1930 年代以來金融市場最糟一年。分析師認為,聯準會犯此嚴重政策錯誤有四大主因,包括新政策框架、對預測的不信任、前瞻指引過於嚴格,以及疫情下的完美風暴。

聯準會主席鮑爾先前一直推動寬鬆政策,為市場挹注資金,直到眼見通膨惡化不是「暫時性」的,因此在今年 3 月起快馬加鞭升息。華爾街分析師認為,有四大原因促成聯準會犯下此嚴重政策錯誤。

第一:新貨幣政策框架

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 首席經濟學家 Stephen Stanley 和前波士頓聯準銀行總裁 Eric Rosengren 皆認為,新貨幣政策框架導致當前居高不下的通膨。

聯準會在 2020 年 8 月 28 日推出新貨幣政策框架,允許通膨一段時間超過 2% 外,在此前近 20 年,美國物價可說甚為平穩。

新框架基本上,聯準會已決定不會在就業市場出現強勁跡象時就升息,顛覆聯準會長期以來對菲利浦曲線模型的依賴,該模型認為勞動力市場緊張和薪資壓力是通膨的主要驅動力。

Rosengren 表示,新框架確實讓聯準會較以往推遲採取更積極行動的可能。

Stanley 認為,反應性政策將永遠落後於通膨曲線,這是徒勞的做法,等聯準會意識到政策太過寬鬆時,通膨巨獸就已經從牢籠裡解放出來。順帶一提,正是這種方法在上世紀 60 年代末和 70 年代為聯準會帶來諸多麻煩。

第二:不信任經濟預測

Wrightson ICAP 首席經濟學家 Lou Crandall 表示,鮑爾、一些聯準會官員和許多經濟學家一樣,沒有跟上快速變化的經濟前景,當面對高通膨時,他們決心不對看似特殊的事件做出過度反應。

鮑爾出身法律界,擁有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士和喬治城大學法律博士學位,曾擔任執業律師和華爾街銀行家,曾在 1997 年到 2005 年在私募基金凱雷做到合夥人。

Crandall 稱,鮑爾是一名律師,曾在凱雷集團擔任多年合夥人 ,這是一家位於美國華盛頓的私募機構,對經濟模型和預測非常懷疑。身處私募會讓人對預測產生懷疑。

前聯準會高級官員、現為 Bank Policy Institute 首席經濟學家 Bill Nelson 抨擊,聯準會應該向前看 (預測),而不是只顧眼前,好比行車駕駛,若駕駛人想平穩前行,就需要向前看,如果只顧周遭,那麼突然遭遇障礙,可能會因速度過快而被迫猛踩剎車。

第三:前瞻指引過於嚴格

自新冠疫情開始以來,聯準會每月購買 1,200 億美元國債和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 (MBS),以支持市場和經濟,並保持低利率。作為其前瞻指引的一部分,鮑爾希望列出放緩和結束購債所需的標準,以及何時考慮首次升息,但這卻讓聯準會無法靈活運用手中工具。

升息前瞻指引於 2020 年 9 月首次發布。聯準會當時宣布,在勞動力市場狀況達到聯準會對最大就業的評估水平,通膨率升至 2%,並有望在一段時間內適度超過 2% 之前,聯準會不會上調基準利率。

聯準會 2020 年 12 月再度給出前瞻指引,聯準會表示將繼續目前的資產購買速度,直到價格穩定和最大就業的雙重任務,取得顯著的實質進展為止。

儘管聯準會從未對顯著的實質進展有所定義,但市場認為這是一個明確的訊號,顯示聯準會在 2022 年之前甚至不會考慮升息,與此同時,美國通膨壓力越來越大。

聯準會理事 Christopher Waller 指出,美國經濟在 2021 年迅速發展,聯準會發布的前瞻指引是否過於嚴格,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並且可能沒有給鮑爾和其他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 (FOMC) 票委提供足夠的靈活性。

鮑爾於今年 7 月會議後的記者會上表示,聯準會宜持續升息,但不會對 9 月會議提供具體指引。鮑爾提到,未來升息幅度將取決於所有數據,並且逐次會議作出政策決定,不再提供一貫的清晰利率前瞻指引。

除鮑爾外, 克里夫蘭聯準銀行總裁梅斯特 (Loretta Mester) 等其他聯準會官員也表示,在下一個經濟週期內必須改進前瞻指引。

第四:疫情完美風暴

對於聯準會創下嚴重的政策錯誤,分析師認為,也許最善意的解釋是疫情導致一場無人可預測到的完美風暴。

曾與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奇 (Ben Bernanke) 合著論文的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 Mark Gertler 表示,這是一場完美風暴。所有可能導致通膨的事情都發生了。

美國財政部向消費者和企業支付刺激資金的推動下,經濟從新冠疫情中迅速復甦,導致需求激增,但與疫情相關的供應鏈中斷,也使情況變得更為複雜。

今年爆發的烏俄戰爭是推高油價的另一個主因,人們無法指責聯準會為何沒有預見戰爭?同時,新冠疫情期間,返工速度緩慢,而退休和主動辭職意味著勞動力市場短缺,這讓薪資隨之提高。

波士頓學院經濟學教授 Brian Bethune 認為,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 (NBER) 犯了一個錯誤,它將 2020 年 3 月至 4 月疫情開始時的兩個月的低迷正式稱為衰退,隨後經濟迅速速蘇,但衰退的定義導致聯準會和國會大舉推出不必要的刺激措施。

Gertler 提到,事後來看來,這些導致通膨都是合理的,但經濟學家們並沒有提前預見到它們。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