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鉅樂部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Empty
區塊鏈

OKX Ventures:全面解析賬戶抽象賽道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鉅亨研報 2023-10-17 15:45

news-cover-image
OKX Ventures:全面解析賬戶抽象賽道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圖:shutterstock)

自 2021 年 9 月 Vitalik Buterin 提出了 EIP-4337 以來,賬戶抽象概念正逐步被引入到主流 Web3 錢包中,OKX Ventures 以這一概念的起源為切入點,系統化梳理了賬戶抽象的過去、現狀以及未來機遇。

本文作者 OKX Ventures 研究員 Kiwi ,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文章要點

關於基礎資訊:

賬戶抽象(AA),支援 session key 可以將交易來源和簽名解耦,同時幫助使用者避免備份私鑰、gas 費等複雜操作,降低使用者參與 Web3 門檻;

為了簡化賬戶型別,給予鏈上行為更多自由度,同時將賬戶放置於更高的安全級別,需要賬戶抽象。

經歷 EIP-86,EIP-1014,EIP-2938,EIP 3074 後,EIP 4337 由於無需改動共識層,基本可以認定為以太坊 AA 的定稿方案。

多鏈賬戶抽象的兩個路線:相容 4337 方案(4337 compatible method),原生賬戶抽象方案 (native account abstraction)。

相容 4337 方案:目前 Arbitrum、Polygon、Optimism 和 BNB 沒有原生整合賬戶抽象。不過更多是透過 4337 相關產品進行支援(如 Biconomy、Stackup 等),基礎設施的搭建依舊處於概念階段;

原生賬戶抽象方案:Starknet 和 zkSync 兩條鏈支援原生的賬戶抽象,區別於 4337 方案。差異:Starknet 無 Bundler 和 Paymaster,由 Sequencer 確定交易順序、支付 gas 並執行,zkSync 透過 Operator 確定交易順序、支付 gas,再呼叫 bootloader 一起操作;

發展資料:以太坊、Arbitrum、Optimism 和 Polygon 已部署超過 52 萬個 AA 賬戶,其中 80% 以上的賬戶在 7-8 月剛剛建立,大多為 Polygon 和 Optimism 兩條鏈藉著 AA 產品的推出達成大幅增長。Bundler 和 Paymasters 目前在做的協議較少,目前各個鏈上都被 Pimlico 、StackUp 等專案壟斷。

AA 帶來的機會:

Paymaster 由 dApp 部署的智能合約,透過 Bundler 觸發 Paymaster 讓其為指定的 UserOperation 支付 gas。Paymaster 是標準化服務,難以單獨構成獨立專案,web2 流量方可作為功能整合來服務 web3 業務。代付方的商業機會:代付流量入口、自動兌換、與 DeFi 遊戲專案整合導流,宏觀上類似支付行業的創新情況。Paymaster 創新方向較為單一,但是價值捕獲最穩定的一環,降低 web2 使用者進入 web3 的門檻,可能會有大量 web2 機構部署 Paymaster 服務。

Bundler 是機會最多的元件之一,其本質和 relayer 類似,盈利方向主要圍繞著打包交易延伸出的一系列機會(如賺取 gas 差價、MEV 和偏向 B 端需求的隱私池),但交易打包不成功會導致 bundler 虧錢,因此選交易是難題。

本身具有節點和 Relayer 服務的協議搭建 Bundler 網路會更容易,如 Rpc 作為分部化設施能幫助 bundler 去中心化;

Bundler 跟 searcher、sequencer 合作是一個更好的選擇,未來可能透過 mev share 形式在各個渠道將收入反饋給使用者,最終會越來越公平化;

Bundler 目前都是私有池,無公共池,目前僅 stackup 運營好且盈利,Biconomy 一般;

Bundler 是一種盈利較難但是生態十分需要的公共物品,但市面上無成熟的公共物品運營方案,且目前多數專案方處於盈利考慮會更偏向將其私有化;

Bundler 面臨的技術改進方向有:避免 nonce 碰撞, p2p 網路可透過標記和刪除最佳化此類問題;以及修改合約 storage 導致 bundler 無法獲得足夠的補償,該部分需要透過提案進行後續最佳化。

AA 與 MEV 的結合:AA 、Sequencer 和 intent 本質上延長了鏈上操作的鏈條,MEV 需要賄賂的鏈條更長,AA 的 Bundler 和 intent solve 都有可能與 MEV 鏈條中的 Searcher 等角色合作來形成 MEV share 形式。由於 AA 提供了 Bundler 和 entrypoint 合約,理論上 AA 也能去分享 PEV(Prover Extractable Value) 的收入;

NFT:本身使用體驗的提升就能吸引更多新使用者,同時能讓市場監測和交易更加自動化。ERC6551 與 4337 在使用者感知層面,都具備了賬戶能力,可整合全鏈遊戲、DID 和中介軟體。後續全鏈遊戲需要 ERC-6551 的可組合型,完成多鏈 + 可交易裝備賬號等遊戲體驗;

社交和遊戲:身份基礎設施的最佳化會大大提升產品易用性,且全鏈遊戲操作門檻的降低 + 賬號模型最佳化 + 多鏈賬戶體系將會帶來多鏈遊戲世界觀;

AA 與 intent:

本質上,intent 與 AA 沒有必然的繫結關係。Intent 本質上是使用者體驗層創新、更好更快的理解並分解使用者需求,將其變成一個或者多個 UserOperation ;AA 是後端最佳化,對使用者指令的更好執行。telegram bot 是典型的 Intent 創新,但後端仍然採用 EOA 錢包,不影響使用者體驗。

Intent 是對特定目標求解其最優 op 路線的過程。過往的 Intent 偏向簡單需求,後續可能形成:多條件、多步驟、多執行環境的複雜問題,甚至引入 AI agent。

Intent 機會:操作端可減少簽名次數,提升使用者體驗。應用端可依據意圖敘事形成新基建、新語言和新的求解形式,是未來最具潛力的用例之一

中間商意圖池 or 意圖公鏈:基於意圖的應用程式不僅涉及與智能合約互動的新訊息格式,還涉及替代記憶體池形式的傳播和交易對手發現機制。設計一種既相容激勵又不集中的意圖發現和匹配機制較困難。

Solver 多樣化實現路徑:短期已經較成熟的各類 Super Smart Contract 會率先整合,長期看來自由度更高的 AI 將是最理想的形態,但實現難度非常大;Solver 會帶來先鏈下預處理後上鏈的新正規化,利好一些自動化協議(如 Uniswap X) ;目前 ZK 協處理器 Axiom 可作為隱私 solve 的一種 demo。

新語言來表達意圖:目前已有 Juvix 和 Essential,此類專案先發很重要,需要提前構建使用者對其的信任;

錢包和入口機會:錢包完全可以作為意圖層構建端,其戰略地位大大增加,可以成為各個協議的引流基建和入口。Intent 後端可整合傳統的 EOA、MPC 和智能合約錢包;交易類和跨鏈類應用都將隨著入口端的多樣化改善體驗(如自動化、多方案);

ZK 類應用機會:使用者的 Intent 有大量加密需求,4337 本身機制即可滿足隱私付費,更深度的整合將在 zkProof 市場中發展。

風險和門檻:意圖需要強大的信任預期,對應高准入門檻,導致過於中心化和創新不足。

重點專案:

賬戶抽象市場有兩類參與者:一類是具有社交登入與恢復、gas 抽象、交易批處理,以及整合和聚合第三方服務(如法幣出入金和 DeFi 協議)等功能的智能合約錢包,該賽道初創專案多,方案初級;一類是 Bundler 和 Paymaster 的模組化提供商,除了 biconomy 和 stackup 外大多處於初期。

重點專案:Biconomy、Stackup 和 Pimlico 是目前市面上較成熟的 4337 方案,繼續完善 SDK 和模組化方案有助於佔領先發市場,實現技術方案的高市場覆蓋率,目前 Stackup 已實現兩種型別的 Paymaster 和 Bundler 模式,未來全流程方案 + 多種元件庫將是此類龍頭專案繼續擴大優勢的途徑。

Pimlico 的 bundler 市佔率(全鏈 bundle 的 userop 佔比 52%)和盈利(polygon 上盈利第一,7 月達 637 MATIC,optimism 上也是正盈利)都領先;

Stackup 各鏈都有 bundler 業務,Arbitrum(8 月 5 ETH)和以太坊(7 月 0.4 ETH)上盈利領先。bundler 處於失敗的多但是賺得也多的狀態;

創新專案:隱私是硬需求,如 ZK 協處理器 Axiom 可作為隱私 solve 的一種 demo;Nocturne 是可組合的隱私 AA 層,使用者從 EOA 或者合約存入資金後與合約互動,利用 zkp 實現隱私保護。AI 是市場熱門,如 Echooo Wallet 結合了 MPC 和 AI 技術,可以達成多籤和 AI 風險監測;同時基於傳統專案的創新也是亮點,如 uniswap 團隊的 Universal Paymaster 可以匹配錢包使用者和 Paymaster 運營商雙方的流動性市場。

其他 EIP 和機會:

與 4337 相關的 EIP,由於官方給定了 4337 的方向,目前大多數提案主要圍繞著最佳化 AA 部署的方向。如 ERC 6551 是 4337 衍生產品的輔助;EIP 6662、ERC 6900、ERC 1271、ERC 6492、EIP 7204 與 EIP 7197 均是最佳化 AA 方向;ERC 7377 則有助於後期賬戶遷移;

其他獲獎專案:以太坊 23 年一二季度共資助了 4 個賬戶抽象相關的專案,其中兩個為 4337 官方團隊出品(AA 官方團隊和其開發的 4337 瀏覽器錢包 trampoline),另外兩個主要圍繞 4337 與現有協議 / 技術的組合性產生的創新專案( zkShield 是用 ZKP 和帳戶抽象來隱藏帳戶所有者的私有多重簽名,Uniswap 團隊推出的 Universal Paymaster 是作為 ERC-20 Gas 支付的單一流動性匹配市場)

未來發展:短期主要是擴張市場,同時和 layer2 形成共同促進的模式;中期主攻模組化的 Bundler 和 Paymaster 的落地以及 SDK 的部署,同時在細節上最佳化使用體驗(如降低 gas 成本、新增可選的 EOA-to-ERC-4337 轉換等);長期則考慮強制轉換 EOA 錢包。

1. 賬戶抽象介紹

定義和概要:

賬戶抽象的本質是:交易來源和簽名的解耦;

為什麼我們需要賬戶抽象:1)簡化賬戶型別;2)將賬戶與簽名分離,給予鏈上行為更多自由度,同時將賬戶放置於更高的安全級別;

賬戶抽象的演進:直接區分工程量和複雜度較大,EIP 2938 和 EIP 3074 又需改動共識層,最終選擇無需改動底層的 EIP 4337 方案。

ERC 4337 的原理:

角色:EIP 4337 將智能合約錢包及其相關基礎設施標準化為五個合約介面:打包器(Bundler)、入口點合約(Entry Point Contract)、代付合約(Paymaster)、智能合約錢包工廠(Wallet Factory)和簽名聚合器(Signature Aggregator)。以及一個新的交易型別(UserOperation)。

交易步驟:4337 在未修改以太坊共識層的情況下,引入新操作邏輯 useroperation 並加入 Bundler 負責打包 userop。在原先流程後加入 EntryPoint 和 Wallet 合約將驗證和執行過程拆分來完成自定義任務執行,最後透過 Paymaster 將 gas 費的支付邏輯抽離。使用者發起 userop — userop 被髮送到 “使用者 userop 記憶體池” — Bundler 負責將選中的 UserOps 打包成一筆交易提交給 EntryPoint — EntryPoint 驗證使用者操作,智能合約錢包將使用者操作執行並納入區塊。

4337 與其他方案的對比:

EIP-3074 的 AA 方案:需引入兩個新的 op code 使 EOA 賬戶使用合約,涉及到共識層更改,因此被放棄;

1.1 定義和方案概要

賬戶抽象是什麼:

以太坊有兩種型別的賬戶:外部賬戶(EOA)和合約賬戶( CA),EOA 作為傳統方案過於依賴金鑰管理和 ECDSA 簽名,操作邏輯死板,其讓簽名權和賬戶嚴格繫結的機制會影響新使用者的進入和後續發展;

需要一種方案允許使用者使用包含任意驗證邏輯的智能合約錢包來解決此類問題,這種方案稱為賬戶抽象(Account Abstract, AA),原理是將交易來源和簽名解耦。

為什麼我們需要賬戶抽象:1)簡化賬戶型別;2)將賬戶與簽名分離,給予鏈上行為更多自由度,同時將賬戶放置於更高的安全級別;

賬戶抽象的演進:直接區分工程量和複雜度較大,EIP 2938 和 EIP 3074 又需改動共識層,最終選擇無需改動底層的 EIP 4337 方案。

直接區分:如透過 EIP 86、EIP 101、EIP 859 來增加新的交易型別進行區分;

提升某個型別賬戶的地位:

EIP 2938,讓合約賬戶成為可以支付費用和執行事務的 “頂級” 賬戶;

EIP 3074,引入兩個新的 op code 使 EOA 賬戶使用合約;

EIP 4337:引入新操作邏輯 - 使用者操作池;

1.2 ERC 4337 基礎知識原理

簡介:2021 年 9 月,Vitalik Buterin 與來自 OpenGSN 和 Nethermind 的以太坊研究人員提出了 EIP-4337 。EIP-4337 添加了新的 UserOperation 記憶體池希望完全取代當前的交易記憶體池,從而實現賬戶抽象。

角色

UserOperation: 使用者需要發起的交易,會被打包傳送給 Bundler ,並與其他 UserOperations 一起打包為一個 Bundle;

Bundler:負責從交易池中選擇交易,打包多個 UserOperations 並建立 EntryPoint.handleOps() 交易的節點。

EntryPoint:處理交易驗證和執行 UserOperations 捆綁包的智能合約,它充當了 Bundler 與智能合約錢包之間的中間人:

Wallet contract:可為 4337 使用者建立合約錢包的智能合約;

Aggregator:用於驗證聚合簽名;

Paymaster:可以幫助使用者支付 gas 費的智能合約。

交易步驟

交易簽名:使用者發起一個錢包使用者操作,使用任意形式的私鑰對使用者操作進行簽名(指令不變,但內容欄位變化,可選用非 ECDSA 簽名)產生一個帶有簽名的使用者操作(UserOperations),該 UserOp 會被髮送到待執行使用者操作記憶體池等待處理;

傳送交易:Bundler 將使用者操作記憶體池中的使用者操作進行打包,後再單獨簽名一筆交易來包裹使用者的指令,批次將 UserOp 處理成一個事務並提交給入口點合約;在將多個 UserOperations 打包在一起後,Bundlers 首先會模擬交易,檢測是否會出現合約執行失敗,並計算 Gas 費是否足夠。若模擬透過就將這批 UserOperations 作為一個交易提交給出塊節點;

處理使用者操作:入口點合約驗證錢包是否存在 - 要求錢包驗證使用者操作 - 將使用者操作傳送至智能合約錢包進行執行,它充當了 Bundler 與智能合約錢包之間的中間人;

區塊上鍊:智能合約錢包將使用者操作執行並納入區塊。

1.3 對比傳統錢包和 MPC 錢包

1.4 EIP-3074 的 AA 方案

EIP-3074:需引入兩個新的 op code 使 EOA 賬戶使用合約,涉及到共識層更改,因此被放棄;

如果說 EIP-4337 是讓 CA 的賬戶錢包可以像 EOA 那樣使用,那麼 EIP-3074 就是讓 EOA 外部錢包可以擁有智能合約賬戶的可程式設計功能。核心是透過簽名,許可別人使用我的賬戶發出指令。

EIP-3074 加入了兩個新的 OpCodes,分別是 AUTH 和 AUTHCALL,它傾向讓 User(EOA)可以以合約(Invoker Contract,Invoker 是不可升級的)代理自己執行各種動作,同時讓開發者能以一個更具彈性的框架來設計交易物件和驗證機制(簽章演演算法),使任何的 EOA 可以像一個合約帳戶(Contract Account)一樣運作,卻不用自己佈署任何合約。

優點:1)自由度更高,可實現例如批次交易、包裝交易、手續費繳交、多籤等方式;2)可多手續費支付,外部賬戶也能透過其喜歡的代幣支付 Invoker 手續費;

缺點: 1)EIP-3074 涉及到龐大的共識層的改動,一旦出問題就需要使用硬分叉(hard fork)來解決問題; 2)由於 EIP-3074 是讓 EOA 外部擁有賬戶擁有智能合約賬戶的特性,在簽名機制上依舊使用固定的 ECDSA 簽名,無法像 EIP-4337 那樣可以使用任意簽名方式;

EIP-5003:是 EIP-3074(AUTH 和 AUTHCALL)的擴充套件提案,它引入了新的 AUTHUSURP 操作碼。如果使用 EIP-3074 機制,EOA 地址 A 已授權另一個地址 B 代表它行事,則 AUTHUSURP 允許 B 設定 A 的程式碼。即將現有的 EOA 升級為合約,並允許其從 ECDSA 遷移到更高效或抗量子簽名方案。

2. 多鏈 賬戶抽象方案

兩個路線:相容 4337 方案(4337 compatible method),原生賬戶抽象方案 (native account abstraction)。

相容 4337 方案:

目前 Arbitrum、Polygon、Optimism 和 BNB 沒有原生整合賬戶抽象。不過更多是透過 4337 相關產品進行支援(如 Biconomy、Stackup 等),基礎設施的搭建依舊處於概念階段;

Arbitrum 在今年 7 月已透過對 AA 的端點支援提案;

Polygon zkEVM 在其官方文件中表明後續會支援多代幣支付 gas;

Optimism 和 BNB 提供了部分帳戶抽象基礎設施,如 Alchemy、Biconomy、Pimlico 和 Stackup 等。

原生賬戶抽象方案:Starknet 和 zkSync 兩條鏈支援原生的賬戶抽象,區別於 4337 方案

相容 4337 方案

Arbitrum 已在 23 年 7 月 17 日透過有關對賬戶抽象端點支援的 AIP-2 提案,目前 Offchain Labs 已正式在 Arbitrum One 與 Arbitrum Nova 上啟用對賬戶抽象端點的支援;

該提案稱,以太坊研究者提出一種新的 RPC 端點 eth_sendRawTransactionConditional,使 L2 定序器適應 ERC-4337 捆綁器(bundlers)的特定需求。

Polygon 相容 4337,已經釋出有關元交易相關的解決方案,如 Biconomy(多鏈中繼協議)、 Gas Station Network (GSN) (去中心化公共物品協議,能幫助抽象使用者支付 Gas 的過程)、Infura(節點提供商)和 Gelato(中繼器 SDK,可多代幣支付)

Polygon 在其官方文件中表明,Polygon zkEVM 透過 ERC 4337 支援帳戶抽象並將允許使用者使用任何代幣支付費用,更多細節待釋出。

Optimism:目前 OP 主網上提供了部分帳戶抽象基礎設施,如 Alchemy、Biconomy、CyberConnect、Pimlico 和 Stackup 等專案,架構細節暫未釋出;

BNB:在 BNB 鏈 2023 年技術 roadmap 中,官方表示將會建立賬戶抽象基礎設施,目前 4377 已在 BNB 上相容,待更多細節釋出。

Starknet 原生支援賬戶抽象,即所有的帳戶都是智慧帳戶。

流程:交易在放入池中之前先驗證 nouce,後被髮送到賬戶智能合約的地址上進行驗證,再新增到區塊中。這兩個階段被編碼在賬戶合約中的兩個單獨的函式中 validate 和 execute。

Sequencer 首先要求賬戶合約驗證交易;為了防止 DoS 攻擊,接受交易的 Sequencer 在將交易新增到 mempool 並廣播給其他 Sequencer 之前,必須根據已知狀態進行本地模擬。

Starknet 和以太坊方案的差異:

Starknet 原生賬戶抽象中,所有的帳戶都是智慧帳戶,必須包含 validate 和 execution 函式,使用者在這兩個函式中實現任意邏輯來拓展賬戶功能。

StarkNet 支援多種橢圓曲線,簽名驗證高度可程式設計;validate 透過驗證簽名確保只有賬戶所有者才能發起交易,同時保證交易執行者可以獲得足夠的 gas 費,使用者可以在 validate 函式中實現不同的驗籤演算法;

消除 Bundler 帶來的額外複雜性:Starknet 透過指定 Sequencer 來履行 Bundler 的角色從而簡化流程;

Starknet 無類似 Paymaster 的交易手續費抽象協議;

Starknet 不區分常規交易和 UserOperations:因為 Starknet 所有交易都是由合約賬戶觸發的。在以太坊中,Bundlers 執行 UserOperation 交易,而在 Starknet 中,序列器(Sequencer)執行所有交易;

Starknet 先部署合約賬戶才可呼叫,Starknet 要求有代幣餘額的賬戶透過呼叫一個專門的 deploy_account 函式來建立新的合約賬戶,這個被部署的帳戶合約可以支付 gas;

EIP 4337 無需提前部署,Bundler 透過執行 initCode 引數不為空的 UserOperation 交易來部署合約賬戶,部署過程不必須有代幣餘額的賬戶,gas 費可以由 Paymaster 代付;

zkSync:zkSync Era 屬於 native account abstraction 方案,但同時 EVM-Compatible。

流程:使用者從本地將簽名的 Transaction 送給 Operator ,Operator 把 Transaction 送給 bootloader 進行驗證,完成驗證和獲取手續費後,booteloader 會呼叫 Account Contract 上的 executeTransaction 來執行交易

zkSync 方案與 4337 的差異:

zkSync 不區分 EOA 和合約賬戶;

zkSync 允許 validateTransaction 函式呼叫已部署的外部合約:因為已部署的合約在 zkSync 中是不可更改的(immutable);而以太坊禁止驗證函式呼叫外部合約,以防止狀態更改(state change)造成交易驗證透過而交易執行失敗;

zkSync 允許 validateTransaction 和 Paymaster 呼叫發出此交易合約賬戶的外部儲存:如合約賬戶在外部合約上的代幣餘額,而以太坊禁止。

zkSync、Starknet 和 4337 方案比較

zkSync、Starknet 和 4337 的 AA 機制流程都相仿,皆為 Verification Phase → 手續費機制(由 Account Contract 支付或者 Paymaster)→ Execution Phase;智能合約錢包介面分為 validateTransaction 和 executeTransaction;

面相 DoS 威脅:zkSync 的合約邏輯只允許觸碰自己的 slots,其合約邏輯不可以使用到 Global 變數;Starknet 的 Sequencer 在將交易新增到 mempool 並廣播之前,要求其必須進行本地模擬;4337 的 UserOperation 為 validateUserOp 步驟做了 gas 限制,且 Paymaster 需質押代幣。

原生 AA:zkSync 和 StarkNet 都是原生賬戶抽象,架構區別於 4337;

鏈上 Gas 消耗: zkSync 和 StarkNet 都是 layer2,需要考慮 Rollup 費用;

執行 AA 的角色不同:zkSync 架構中 Operator 和 bootloader(System Contract)配合完成 User operation; StarkNet 中 User operation 由 Sequencer 負責,沒有 Bundler 和 Paymaster 機制;4337 中 Bundler 與 EntryPoint 協作執行 User operation;

是否可以在 Account Contract 部署前送出交易:在 StarkNet 和 zkSync 中都沒有像 4337 的 EntryPoint 有 initCode 這個 field 能讓其替使用者部署 Account Contract,所以都不可以在部署賬戶前送出交易;

呼叫外部合約:zkSync 允許 validateTransaction 函式呼叫已部署的外部合約;而 4337 和 Starknet 都不可以;

Paymaster 的驗證規則:

Starknet 無 Paymaster;

4337 Paymaster 介面定義了 validatePaymasterOp 和 postOp 兩個函式,前者定義了 Paymaster 代付交易的邏輯,後者可以確保在交易執行後,Paymaster 能夠抽取 gas 費補償。Paymaster 需要在入口點合約上存入以太坊(支付 gas)和質押以太坊(防止機器人惡意批次建立);

zkSync 類似 4337,介面定義了 validatePaymasterOp 和 postOp 兩個函式,邏輯和 4337 一樣,但這部分功能尚未實現。且 zkSync 的 Paymaster 在 gas 足夠時呼叫 postTransaction 才會開始執行,這個部分有別於 4337,4337 如果在 validatePaymasterUserOp 沒有回傳 context 的情況下不會呼叫 postOp,反之才會。

以太坊、Arbitrum、Optimism 和 Polygon 已部署了超過 52 萬個 ERC-4337 賬戶,其中 80% 以上的賬戶是 7 月剛剛建立的;

Polygon 和 Optimism 在 7-8 月藉著 AA 產品的推出達成大幅增長:Polygon 是由 CyberConnect 網路的推出帶來一波流量,Optimism 是由 Beam 錢包和 ZeroDev 帶來的增長;

 Arbitrum 和以太坊的熱度較低,僅有幾百至幾千的 userops;

Bundler 和 Paymasters 目前在做的協議較少,目前各個鏈上都被 Pimlico 、StackUp 等專案壟斷。

4337 的熱度從 23 年 7 月起開始飆升,其敘事在 Polygon 和 Optimism 中率先開啟,cyberconnect 是此次 AA 熱潮的主要拉動方。Paymaster 和 Bundler gas 和交易量大幅增長,目前 StackUp、Pimlico 和 Biconomy 形成壟斷地位。

ERC-4337 EntryPoint 合約於 23 年 3 月 1 日正式部署。截止 23 年 8 月 30 日,賬戶抽象鏈上總使用者數約為 616000 名,總 User Op 達 130 萬次。與 23 年第一季度相比,2023 年第二季度的季度使用者運營增長了 11,837%,使用者增長超過 27,000%;

目前以太坊、Arbitrum、Optimism 和 Polygon 均已經部署 4337 賬戶,其中 80% 以上的賬戶是 7-8 月在 Polygon 和 Optimism 建立的。Polygon 以 43.9% 的使用者操作率遙遙領先,且在賬戶錢包使用者中,Polygon 以 47% 的份額遙遙領先。此外,Stackup 在其中贊助了超 14 萬美元的 Gas 費。

Paymaster:目前 Paymasters 總數為 96 個,Gas 總成本約為 41.42 萬美元。相比 23 年一季度,二季度 Paymaster 交易量增長了 5182%。gas 總量和交易量的增長表明對這些中介服務的需求正在大幅增長;

Bundler:目前 Bundlers 總數為 1300 個,總收入約為 3.38 萬美元。以太坊 8 月 bundler 約為 1000 位,其中 Stackup 佔比 94%(940+),對該元件形成壟斷。

Polygon 數據

目前有 34 萬賬戶數,共 56 萬 userops,主要是今年 7 月經歷了使用量的飆升,有 44 萬筆的 userops。

主要因為 CyberConnect 社交網路的推出,該網路的所有賬戶都是 ERC-4337 錢包。其次是 Biconomy,提供了近 3 萬的賬戶部署;

7 月和 8 月的 Bundler 和 Paymasters 主要由 Pimlico 提供。

Pimlico 是一種加密基礎設施,旨在增加賬戶抽象的採用。Pimlico 將專注於為 Bundlers 和 Paymasters 提供全面的基礎設施。

Optimism 數據

目前有 15 萬賬戶數,40 萬的 userops,8 月份的 ERC-4337 使用率和 UserOps 數量相比 7 月份大大提升,主要是由推出的 Beam 錢包(使使用者可以用轉賬中使用的幣來支付手續費,而不用區塊鏈的原生代幣)和 ZeroDev (一個建立在 ERC-4337 之上的 SDK,用於構建由帳戶抽象提供支援的 Web3 應用程式)建立。

Bundler 和 Paymasters 主要由 Pimlico 、alchemy 和 StackUp 提供;

StackUp 的 SDK 可以使用 ERC-4337 建立自定義的 Web3 交易流程和錢包。

Arbitrum 數據

目前有 2200 賬戶數,1 萬 8 的 userops,7 月 8 月的增長主要來自 Zerodev 和 Biconomy,其餘多為使用者測試。

Bundler 和 Paymasters 基本由 StackUp 建立。

目前僅有 339 個賬戶,2100 個 userops,賬戶部分基本均由 Zerodev 作為主要貢獻、Safe 和 Biconomy 等專案產生的 userops 很少,剩餘大部分 UserOps 是由使用者鑄造和轉移 stETH、cbETH 和 rETH 產生的。

Bundler 和 Paymasters 基本由 StackUp 建立。

4. 由 AA 帶來的機會

Paymaster 由 dApp 部署的智能合約,透過 Bundler 觸發 Paymaster 讓其為指定的 UserOperation 支付 gas;其服務相對中心化(與 bundler 服務相比),合約開源,但後端封閉。

Paymaster 是標準化服務,難以單獨構成獨立專案,web2 流量方可作為功能整合來服務 web3 業務。代付方的商業機會:代付流量入口、自動兌換、與 DeFi 遊戲專案整合導流,宏觀上類似支付行業的創新情況。

Paymaster 創新方向較為單一,但是價值捕獲最穩定的一環,降低 web2 使用者進入 web3 的門檻,可能會有大量 web2 機構部署 Paymaster 服務。

法幣存款:可提供需要鏈下交易(如法幣出入金)的 gas 抽象。如使用者可以選擇使用信用卡訂閱 Paymaster 服務來支付 gas 費。

 Biconomy 和 0xPass 與 Transak 合作提供法幣通道;

Argent Vault 與 Moonpay、Transak 和 Wyre 合作提供法幣通道,並具有內建的 DeFi 協議聚合器;

Etherspot、UniPass 和 Braavos 支援法幣通道;

掉期:為防止 gas 波動,可將 Paymaster 整合掉期功能,在特定時間以約定 gas 費用支付;

橋接:如 MetaMask 已經透過和第三方供應商合作的方式把跨鏈橋集合在錢包中,這些跨鏈橋可以進一步與 gas abstraction 中的代付合約(Paymaster)進行集合。

Biconomy 提供跨鏈橋和跨鏈通訊服務;

Etherspot、UniPass 和 Braavos 支援 swap 和跨鏈橋。

會話:可在 Paymaster 整合 Session keys,即使用者根據一組引數預先批准一個應用的交易,如一個給定的持續時間,一個最大的 Gas,一個特定代幣的最大交易量,或一個特定合約的特定功能等。用例如下

能夠在確認之前設定多個 DeFi 頭寸;

在錢包 / 庫存中重新安排資產,而不必在每次更改時確認。

多形式代付:透過多種形式的整合甚至可以讓 Gas 徹底在使用者端 “隱身”。

UniPass 使用自己的 Relayer 節點支付 gas,計劃在未來新增 “觀看廣告免 gas 交易” 模式並支援使用跨鏈橋(bridge)支付 gas。

贊助費 / 廣告費:可與一些廣告商整合,讓使用者做任務即可免 gas,如點贊某條影片,轉發某條推文等;

中心化機構:比如與 OKX 交易所結合,繫結 OKX web3 賬號與交易所賬號,paymaster 可透過扣除交易所賬戶餘額來幫助鏈上地址進行 gas 代付;

多幣種 / 方式代付:paymaster 提供與鏈下流程相關聯的 gas 抽象。使用者可以使用 ERC-20 代幣或信用卡或其他訂閱服務等鏈下支付方式支付 gas 費;

Biconomy 不僅自行實現了與 EIP 4337 相容的 Paymaster,還有一個支援任意 ERC20 代幣支付 gas 的 Relayer 網路。

自動支付:Visa 在 StarkNet 上實施可委託賬戶解決方案,從而為自託管錢包啟用自動支付功能;

自定義化的代付邏輯:如 Stackup 的使用者也可以定製 gas 代付的邏輯,Stackup 將透過 “按需付費”(pay as you go)模式向用戶收費。

與 Entry point 的結合:Paymaster 需要在 Entry point 合約上存入以太坊用於支付 UserOperation 的 gas,還需要在 Entry point 合約上額外質押以太坊防止機器人惡意批次建立 Paymaster。這裡就存在由於它的質押行為產生的一系列和 Defi 協議的整合機會,如貸款和流動性池等。

Bundler 與上下游

Bundler 打包交易產生多個盈利機會:

賺取 gas 差價:Bundler 收取多筆交易 gas 費與提交交易的 gas 差價,RPC 和 Relayer 協議可以快讀搭建 Bundler 網路,合約掃描工具和安全審計協議可以保護 bundler 提交的 mempool 安全;但 bundler 選取交易不當導致打包不成功,會導致 bundler 虧損:

Bundler 參與 MEV 分配 : Bundler 的 mempool 會允許類似於 MEV 市場參與者的結構,長期可能會與 現有 MEV 市場玩家結合,形成更長的 MEV share 的賄賂鏈條。Bundler 與 Searcher、Bundler 、 Sequncer 甚至 Prover 共同分享 MEV 、PEV 的收入。

隱私池:將交易提交到隱私 mempool 打包,部分機構和巨鯨使用者有需求,但面臨監管壓力。

Bundler 的未來挑戰:

Bundler 是一種盈利較難但是生態十分需要的公共物品:而目前沒有針對公共物品的成熟解決方案;若將其作為商業專案,大多數專案方處於盈利考慮會更偏向將其私有化,這會導致中心化威脅;

nonce 碰撞:一個 UserOperation 若同時被不同的 Bundlers 提交就會導致僅有一筆交易成功,其他 Bundlers 都會因上鍊失敗而損失 Gas。在 AA 大規模採用前除主動禁用可疑賬戶外無好的過渡方案,大規模採用後一些 p2p 網路可透過標記和刪除最佳化此類問題;

修改合約 storage 導致 bundler 無法獲得足夠的補償:驗證和上鍊過程中,合約的 storage 若因市場變動被修改則會導致 bundler 無法獲得足夠的補償。該問題偏細節,暫無較好解決方案,需要透過提案進行最佳化。

 Bundlers 相關機會

賺取 Gas 費差價:Bundler 收取多筆交易 gas 費與提交交易的 gas 差價,RPC 和 Relayer 協議可以快讀搭建 Bundler 網路,合約掃描工具和安全審計協議可以保護 bundler 提交的 mempool 安全;但 bundler 選取交易不當導致打包不成功,會導致 bundler 虧損:

Relayer 服務的衍生:bundler 底層邏輯類似 Relayer,此類專案有成型案例,因此有先發優勢。如 Chainlink 提供喂價的同時也可自己搭建 bundler p2p 網路;Layer Zero 作為多鏈合約可能在未來構建多鏈 UserOp 流動池;The Graph 的 indexer 也具有索引(搜尋)有利可圖 UserOp 的效用;uniswap 也可推出針對 Defi 業務的 UserOp fillers 版本;

區塊鏈 RPC 服務:Rpc 是一種將 dapp 連線到區塊鏈的分部化設施,能幫助 bundler 去中心化。如公鏈自己提供的 RPC 服務、中心化服務商如 Alchemy 和 Infura、去中心化服務商 Pocket Network 等;

bundler 安全:bundler 理論上可以參與任意數量的記憶體池,但 ERC 只保證規範記憶體池安全,任何其他記憶體池的安全性由其參與者單獨評估。若它加入惡意記憶體池則會影響整個 UserOp 包的安全性,因此 bundler 專案方應加入抗攻擊 / 安全掃描機制。CertiK、慢霧等專案可推出安全審計服務,也為 Cyberscan 這類合約地址掃描工具提供了機會;

Bundler 參與 MEV 分配 : Bundler 的 mempool 會形成類似 MEV 市場參與者的結構,長期可能會與 現有 MEV 市場玩家結合,形成更長的 MEV share 的賄賂鏈條。Bundler 與 Searcher、Builder 、 Sequncer 甚至 Prover 共同分享 MEV 、PEV (Prover Extractable Value) 的收入。

Bundler 資料服務:提供 MEV 或記憶體池資料分析服務,參考 Eigenphi;

私有訂單池:新的 dapp 可以在建立交易服務的同時構建一個協議專屬的區塊中繼層。使用者使用該協議所產生的所有交易都將進入專屬私有池,搜尋者需要透過支付費用來獲得專屬的訂單流從而進行套利。協議層則可以將搜尋者支付的費用回饋給使用者(如免 Gas 服務)來吸引更多的使用者進入協議交易。

交易拍賣服務:如 Suave 的拍賣機制:參與者可以透過競價來表達他們對某種使用者 intent 的興趣和支付意願;或 Cowswap 的聚合器機制:它透過批次拍賣為使用者提供 MEV 保護。當兩個交易者各自持有對方想要的資產時,可以在他們之間直接結算訂單,而無需外部做市商或流動性提供者。

形成 Bundler 共識:若形成共識將完全消除 AA 中提取 MEV 的可能性,但目前 4337 的 Gas 和細節機制暫未搭建,且 UserOp 實施複雜度更大,所以此方案偏理想化;

向上遊整合:參考 Starkware 和 flashbot 的方案,Bundler 和 Searcher、 sequencer 合作打包到上鍊的一系列服務,共享交易收入;

Bundler solver:UserOp 帶來了不同的 Gas 利潤預期和鏈上執行復雜性,且 Bundlers 需要制定自己的交易 Gas 引數和交易方案,這會影響區塊構建者執行交易的優先順序。在不同的市場 Gas 價格和 Gas 波動性條件下,Bundlers 可能會有不同的 MEV 打包策略,這些驗證和策略計算需要消耗本地硬體計算資源和區塊鏈節點資源。因此可能會有針對 Bundlers 的求解器方案;

形成新的抗審查機制:4337 不適用於 crLists 抗審查機制,因為目前 UserOperation mempool 無法與 crLists (強制驗證者將交易新增到 mempool 的區塊中的機制)結合,該機制僅針對交易,會錯過使用者操作。

RPC 服務:可為使用者提供私有 RPC,並承諾透過該 RPC 廣播的交易不會被搶跑,比如 Flashbot Protect RPC 和 OpenMEV RPC;

PEV:證明者試圖在資料上賺取更多利潤,他們會在以太坊或其他協議,甚至是一些 Rollup 上使用這些資料獲利而非用於證明。

 隱私池:將交易提交到隱私 mempool 打包,部分機構和巨鯨使用者有需求,但面臨監管壓力。

匿名隱私池服務:Portal Gate 允許使用者用不同的錢包進出隱私池,在鏈上保持匿名和合規,但前提是需要在鏈外透過 KYC;

暗池交易:Renegade 基於多方計算 (MPC) 和零知識證明開發了去中心化的暗池交易。

Bundler 協議是無需許可(permissionless)且模組化(modular)的公共物品,開源軟體本身沒有清晰盈利模式,無法直接從 Bundler 直接抽成。 Bundler 運營方沒有動力公開 Operation pool,而 隱私 mempool 有中心化風險:

Bundler 協議本身盈利困難:開源的 Bundler 協議是 非排他性和非競爭性的,任何 RPC 端點都複製開原始碼來執行一個 Bundler。作為一種典型的公共物品, Bundler 無法獲取對應的經濟激勵,這非常類似於 Flashbots 的現狀。Bundler 協議仍然處於早期階段,需要持續最佳化,因為 UserOperation 的驗證和執行需要儘可能多的 Bundler 參與從而更好地去中心化。

Bundler 中心化:目前只有少數專案提供執行捆綁程式的應用程式介面服務,也導致了 4337 的集中化。未來 Bundler 可能由於先發優勢形成壟斷,這也會加劇中心化威脅;

Bundler 不公開 Op pool:目前沒有 Bundler 公開池返還收益的機制,Bundler 依靠其私有池內交易獲取服務費用,沒有動力公開交易池;且 公開池的效能無法得到保證,會面臨 DDoS 的攻擊和 MEV 的風險。從技術架構、經濟收益、分配模型等多個層面,公開 Op pool 都沒有準備好。

nonce 碰撞導致交易失敗:

如果一個 UserOperation 同時被不同的 Bundlers 提交。那麼只有一筆交易會成功,即只有一個 Bundler 會從 EntryPoint 接收到 Gas 費用,所有其他 Bundlers 都會因鏈上失敗而損失 Gas;

 在 AA 大規模採用之前,可主動禁用該筆 UserOperation 的 sender 或 IP 地址,但是這會導致誤傷使用者且治標不治本。目前仍需較好的過渡方案;

在 AA 大規模採用之後,一種方案是採用 p2p 網路,如開發了 Skandha bundler 客戶端的 Etherspot 正在開發 mempool 的 p2p 網路。

等待打包的 UserOperations 將在這個 p2p 網路中傳輸,一旦捆綁並在鏈上處理,它們將被標記並從列表中刪除。

修改合約 storage 導致 bundler 虧損:

舉例,如果一個使用者傳送的 UserOp 需要消耗 1 個 eth 的 gas,此時 eth 的價格為 1000u,使用者賬戶內有 1000u,Paymaster 準備扣除 1000u 作為 gas 支付,接下來 bundler 在執行上鍊的過程中代為支付了 1 個 eth,然而就在驗證交易之後,上鍊完成之間的這個間隙,eth 突然暴漲至 2000u,bundler 仍然支付了一個 eth 的 gas,但是由於已經驗證透過,使用者只需要按照之前的邏輯支付 1000u 即可,bundler 淨虧損 1000u。預言機合約就是上述所說的關聯合約,價格變化即為 storage 修改。

AA 與 NFT

AA 提升使用體驗,吸引使用者進入 NFT 市場,同時讓市場監測和交易更加自動化;

ERC-6551 ,NFT 整合 全鏈遊戲、DID 和中介軟體:ERC-6551 與 4337 底層邏輯類似, NFT 作為錢包整合、管理其他 NFT。全鏈遊戲需要 ERC-6551 的可組合型,完成 多鏈 + 可交易裝備賬號等遊戲體驗。

功能:錢包恢復、支援無 Gas 交易、賬號交易。

全鏈遊戲與 NFT 的結合可以更緊密:多鏈開放世界成為可能,使用者的賬戶不再侷限於一個遊戲、一條鏈,遊戲賬戶也可轉讓,也可能由此產生遊戲 NFT 賬號交易市場;

與 DID 和中介軟體的整合:ERC 721 代幣可以作為使用者的賬戶,其具有可轉讓性。同時 NFT 還可與中介軟體架構整合並可定製化。

如 Cyberconnect 的 CyberID 是 ERC-721 代幣,代表在 CyberConnect 網路中獨一無二的賬戶 Handle。CyberID 不意味著有永久所有權,而是按照一個基於需求的費用模型運作,如果使用者忘記續期,其 CyberID 就會被拍賣;

CyberGraph 還透過中介軟體架構為開發者提供可以定製邏輯的空間,比如一個 DApp 想要為 BAYC 社群建立一個社交網路,那麼可以設定只有 BAYC 持有者才能鑄造他們特定的內容 NFT。

ERC 6551

簡介:ERC-6551 將為所有 ERC-721 Token 提供一個智能合約賬戶,這些賬戶不僅能夠使得 ERC-721 Token 擁有 ERC-20、ERC-721、ERC-1155 等各類資產,還能使 ERC-721 Token 能夠與各種應用程式互動。

實現了 DID 的可轉移:使用者所有的 DID 或相關資產可以轉繫結到一個 NFT 上,同時可以實現的是資產和身份的可轉移、它是一個可以讓 NFT 去持有資產的一個協議。即 NFT 就是你的一個 ID,然後在這個 ID 上你可以去擁有一些資產;

 效用:ERC 6551 是一種對 AA 的普及有很大助力的協議,底層邏輯相似。

 類似在 AA 賬戶裡實現一種 NFT 關聯的鑑權方式,如果發起轉賬請求的 Key 是一個以太坊地址,並且該地址擁有某個預先登記的 NFT,那麼鑑權透過,可以解鎖賬戶。NFT 遊戲裝備穿戴的邏輯可以變成 “把裝備 NFT 打給人物 NFT 的繫結地址”。

 AA 和社交、遊戲

 社交賽道曾經因為使用者數量的問題和操作複雜度而一直被認為是 “鬼城”,而透過 4337 的抽象化,本身就會帶來大量的新使用者,同時身份基礎設施的最佳化會大大提升產品易用性,且全鏈遊戲操作門檻的降低 + 賬號模型最佳化讓曾經較為困難的買賣賬戶都成為可能(如 ERC 6551)。且多鏈賬戶體系將助力更龐大的多鏈世界觀,社交與全鏈遊將是未來風口之一。      

社交恢復:作為最基礎的功能將整合在各個 4337 社交協議的賬戶中;

身份註冊:允許使用郵件或電話號碼等方式註冊智能合約錢包,如 CyberConnect 推出的 V3 版本。

多鏈賬戶體系:如 CyberConnect 的身份賬戶具有多鏈通用性,利用帳戶抽象來消除網路切換的複雜性,降低使用者使用門檻;

批次操作:透過 Session keys 可達成批次交易處理和委託簽名等,降低操作門檻,達成只需一次簽名即可掛機打遊戲的場景;

更多遊戲形式:有更多步驟的策略遊戲將不會受到多次簽名的困擾,更龐大的多鏈世界觀將有可能出現,全鏈遊戲的複雜度和趣味性會進一步提升。

5.AA 和 Intent 關係

Intent 本質和分類

本質上,本質上,intent 與 AA 沒有必然的繫結關係。Intent 本質上是使用者體驗層創新、更好更快的理解並分解使用者需求,將其變成一個或者多個 UserOperation ;AA 是後端最佳化,對使用者指令的更好執行。

Intent 是對特定目標求解其最優 op 路線的過程。過往的 Intent 偏向簡單需求,後續可能形成:多條件、多步驟、多執行環境的複雜問題,甚至引入 AI agent。

舉例 1:telegram bot 是典型的 Intent 創新,但後端仍然採用 EOA 錢包,不影響使用者體驗。

舉例 2:「我想買一千美金以太坊」,求解器需要計算在哪條鏈、哪個 dex、滑點區塊時間等引數如何設定,生成一個對應的 UserOperation ;後端可以是 EOA、MPC or AA 錢包。

舉例 3:目前已經有些專案是 “意圖” 敘事的前身,如 1inch 的 DEX 聚合器:使用者只需指定輸入金額和滑點容忍度,然後讓合約找到最佳操作;Flashbots 拍賣中搜索者對交易順序的偏好也是一種 “搜尋者意圖”。未來的意圖會有更多形式。

Intent 的分類:

條件 Intent :在滿足一個或多個條件時執行某個操作;可理解為 “if 語句”,當達成某個條件時,即實施某種行為,如金融中的止損行為;

連續 Intent:表達對重複性操作的需求;每當達到某個不斷迴圈的時間段或場景,就實施某種行為,如每月定投;

多步 Intent:一個意圖解決後,開啟一個或多個新的意圖;可以視為狀態機,當每個交易從前一個狀態過渡到新狀態,就實施某種行為。過渡到的新狀態取決於前一個狀態定義的條件。如 “想購買以太坊,當價格低於 xx 時購買並轉給某個錢包,若價格高於 xx 就自動尋找是否有套利機會”;

Intent 圖表:由一組相關意圖形成的路徑;意圖之間的關係可以形成巢狀式的意圖圖表,如使用者表達了在各種條件下購買和出售某種代幣的意圖,例如治理提案結果、特定區塊的挖掘、市場價格的增加和減少。

AA 讓 intent 更加高效

Intent 機會:操作端可減少簽名次數,提升使用者體驗。應用端可依據意圖敘事形成新基建、新語言和新的求解形式,是未來最具潛力的用例之一。機會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中間商意圖池 or 意圖公鏈:基於意圖的應用程式不僅涉及與智能合約互動的新訊息格式,還涉及替代記憶體池形式的傳播和交易對手發現機制。2)Solver 多樣化實現路徑:短期已經較成熟的各類 Super Smart Contract 會率先整合,長期看來自由度更高的 AI 將是最理想的形態,但實現難度非常大;Solver 會帶來先鏈下預處理後上鏈的新正規化,利好一些自動化協議(如 Uniswap X) ;目前 ZK 協處理器 Axiom 可作為隱私 solve 的一種 demo。3)新語言來表達意圖:目前已有 Juvix 和 Essential,此類專案先發很重要,需要提前構建使用者對其的信任。4)錢包統一入口:作為意圖層構建端,其戰略地位大大增加,與各類協議整合讓其可能成為最大的引流入口。

中間商意圖池:意圖從使用者流向許可 / 免許可和公共 / 私人意圖池,由撮合者轉換為交易,並最終透過 MEV Boost 式拍賣進入公共記憶體池或直接在鏈上。這些意向池可私有可公共,許可權也可自定義,意向解決者為獲得最佳訂單執行和價值提取來競爭獲利。

無需許可意圖池:它允許在系統中的各個節點之間傳播意圖,為執行者提供無需許可的訪問。但是可能帶來 DoS 威脅和 MEV 問題。

許可意圖池:受信任的集中式意圖池更能抵抗 DoS,高信任度的模型還可緩解 MEV 的擔憂,也能提供一些激勵來保障良好的執行力。但是強信任假設與區塊鏈的精神有一定矛盾點;

混合意圖池:可以進行許可傳播,但無需許可執行(假設信任假設成立),該方案的一個常見示例是訂單流拍賣。

意圖公鏈:構建獨立的意圖層,將進一步集中 MEV 的隱患;

Anoma 和 Flashbots SUAVE 正在構建意圖傳播層,使用者可以將簽署的意圖廣播到傳播節點;

Solver 多樣化實現:Super Smart Contract、AI、隱私和鏈下預處理新正規化。

合約整合智能合約:短期已經在落地,該方案較容易整合,和當前智能合約錢包路徑相似;CoW Protocol 為交易者和求解器構建了一個網路,實現了無需信任和高效的點對點交易;Zerion 、Bprotocol 、Instadpp 都在做類似的整合。

鏈下預處理與鏈上結合的新正規化:鏈下預處理環境成熟穩定後,類似 Uniswap X 的自動 DeFi 協議可能成為 DeFi 交易中樞。“鏈下” 預處理是一套 Solver 預處理機制,可視為已有智能合約框架的結構化意圖延展,和 Rollup 是一個思路。

隱私需求:

防止惡意攻擊,使用者可能希望隱藏一些意圖資訊。目前 ZK 協處理器 Axiom 可作為隱私 solve 的一種用例,但是該賽道仍缺乏成熟方案;

技術上實現鏈上可計算資訊私有較困難:TEE、ZKP 等方案都未成熟 / 適配性不足;

目前 ZK 協處理器 Coprocessor 可認為是 ZK solve 的一種 demo,將複雜計算從以太坊遷移至鏈下,同時利用 ZK 驗證計算結果。代表專案為 Axiom、hyperoracle,目前可驗證歷史區塊資訊或賬戶儲存中的歷史資訊。

AI 自動化執行,分為兩個思路:AI 整合錢包入口,AI 直接耦合 UserOp 。

AI 整合錢包入口,常見的 AI 最佳化理財和 AI 個人助理。

AI 直接耦合 UserOp,AI 求解需求產生最優 UserOp 後,AA 負責執行 UserOp。

以上均需要 AI 高度發展。背後對應的需求是:prompt 語義理解能力、實時計算能力、推理能力、鏈上資訊更新和多鏈通訊規範。

競爭對手可能是 Siri、 GoogleAssist 、ChatGpt 客戶端 等(背後的假設是 蘋果手機是未來最重要的錢包);

新的語言來表達意圖:如設計一種允許隱私的意圖表達語言。

Juvix 是一種開源、不斷髮展的功能語言,用於建立注重隱私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式。它允許開發人員編寫高階程式,這些程式可以編譯為 WASM,或者透過 VampIR 編譯為電路,以便在以太坊上使用 Taiga 進行非公開執行;

Essential 正在建立一種用於表達意圖的領域特定語言(DSL),一種面向意圖的賬戶抽象的以太坊標準,以及一個模組化的意圖層。

錢包可能成為真正的前端入口:Intent 本質上是一個鏈下預處理黑盒子,錢包完全可以作為意圖層構建端,其戰略地位大大增加,可以成為 DeFi 協議的引流基建和入口,為各個生態吸引使用者的同時也能收取部分手續費來盈利;

錢包和入口的機會

Intent 後端可整合傳統的 EOA 和 MPC 錢包;

智能合約錢包及配套 SDK 可向後集成 Bundler、Paymaster 等元件,賽道紅海,但是作為錢包結合 intent 有多種創新機會。交易類和跨鏈類應用都將隨著入口端的多樣化改善體驗(如自動化、多方案);

整合傳統錢包:telegram bot 是典型的 Intent 創新,但後端仍然採用 EOA 錢包,不影響使用者體驗,現在其需要將私鑰交給 bot , 有一定盜號風險,後續可以採用 AA 來達成更智慧化的管理;使用者提出需求,求解器計算在哪條鏈、哪個 dex、滑點區塊時間等引數如何設定,生成一個對應的 UserOperation,後端可以是 EOA、MPC 等錢包。

智能合約錢包及配套 SDK:它們通常會自己搭建 Bundler、Paymaster、Wallet Factory 等元件,該賽道是紅海市場,如社交恢復或模組化目前已是大多數合約錢包的已有功能,但未來該賽道可結合 intent 有多種創新機會。

社交恢復:有多種角色可選。

Web2 服務提供商:例如錢包使用者的社交媒體帳戶,通常透過實施 OAuth(Open Authorization,即開放授權)標準來實現。如 Argent 可根據可信聯絡人或另一臺裝置進行恢復;

使用者裝置:例如瀏覽器儲存和移動端儲存;

電子郵件:例如透過點選可以傳送簽名的電子郵件連結進行授權。如 UniPass 能用電子郵件進行社交恢復,還能使用零知識證明對鏈上的使用者資訊進行脫敏處理,Soul Wallet 可在鏈上驗證守護者的郵箱地址以進行社交恢復。

多簽名:使用者可以設定多個個人擁有的 EOA 或智能合約錢包作為守護者。如 BLS Wallet 和 Argent 使用多籤技術(multisig)透過使用者指定的多個 EOA 地址進行金鑰恢復。

MPC:使用者可以將私鑰分割成多個份額,每個份額由 MPC 網路中的一個節點控制,且不會洩露完整的金鑰。如 Web3Auth 的 MPC 服務,它把使用者金鑰分割成多份給社交登入、使用者裝置和其 MPC 節點網路等守護者。產品邏輯實現完全在鏈下,且沒有任何一個守護者會儲存完整的私鑰。

模組化:如 Argent、Candide、Soul Wallet、Gnosis Safe 和 zeroDev 等都有模組化功能,能新增 4337 介面中未定義的功能,並可以由使用者自定義。如 Gnosis Safe 目前可提供一系列 EIP 4337 沒有定義的功能,如定期打款、組織許可權、支出限制、白名單和黑名單和為錢包不同的交易和行為定義所需的角色和授權等。

交易類應用:大多可以整合自動交易的 DeFi 協議。

如 Uniswap X,可以倒賣訂單,賺取訂單差價;

定投等行為無需每次授權,如定投 DeFi 協議,可以自動每個月定投一定金額的 ETH,省去手動操作;

跨鏈類應用:利好跨鏈 DeFi 協議和 DApp 整合協議。

跨鏈 DeFi 協議:如 orbiter,一個去中心化的跨 Rollup 橋,透過獨特的做市商模式,達成低手續費和高速,支援多幣種轉賬;

多鏈 DApp 管理協議:利好 dappOS 類似跨鏈 SDK 協議,它建立了通用平臺來連線不同區塊鏈,也和 Perpetual Protocol 這種 DEX 整合,能改善 DeFi 的跨鏈體驗;

ZK 類應用機會

使用者的 Intent 有大量加密需求,4337 本身機制即可滿足隱私付費,更深度的整合將在 zkProof 協議和市場中發展。

需求加密:閾值解密或 DKG 可以在 UserOp 發出之前進行加密,經過 Bundler 池,確認被打包進區塊後才解密。這牽扯到 zk 與 UserOp 和 gas 驗證之間的技術整合,將繼續助力 zkproof、zkOracle 的熱度,形成類似 nil foundation 的 zkProof 市場;

隱私付費:使用者可採用如下流程來完成隱私付費,大意是使用者可以透過付款人賬戶生成的 UserOp 發起需求,同時在收款時使用 4337 重新部署一個新賬戶,達成全流程對自身賬戶的隱私保護:

使用者將資金存入隱私保護 rollup,同時希望將資金提取到一個新的未注資地址(該地址是使用者新賬戶計算出的 CREATE2 地址);

使用者生成一個混合提款資訊,將資金提取到一個 MixerPaymaster 的地址(非使用者賬戶,而是付款人的地址);

使用者建立包含該資訊的 UserOp,並指定 UserOp.paymaster=MixerPaymaster,該 UserOp 將被髮送到 4337 記憶體池;

Bundler 從 mempool 挑選 UserOp,模擬驗證,檢查 MixerPaymaster 是否同意支付燃氣費用。MixerPaymaster 的驗證函式檢查取款資訊(在 Bundler 程式模擬期間),確認有效並同意付款;

Bundler 將 UserOp 放入鏈中,並將其傳遞給 EntryPoint,在 UserOp 驗證期間,EntryPoint 部署一個賬戶到使用者的新地址;

MixerPaymaster 執行取款,獲取資金。在 MixerPaymaster.postOp 中,paymaster 從收到的資金中扣除操作費用,並將剩餘資金轉發到使用者的新地址。那麼在交易結束時,使用者的新地址將擁有一個已部署賬戶,該流程沒有使用到中繼器,僅用 了 4337 記憶體池。

風險和門檻

意圖需要強大的信任預期,對應高准入門檻,導致過於中心化和創新不足。

中心化:若意圖執行不受審查,那麼區塊生產很有可能被單個方案壟斷,進而導致中心化;

信任:解決方案需要對中介機構的強信任,因此開發新架構有高准入門檻,可能導致該賽道創新度和競爭率較低。

如當前訂單流拍賣市場中,Flashbots 和 CoWswap 等幾個實體已經建立了好的信譽基礎,因此接收了大部分訂單流。但新方案若想進入市場、從 0 構建新品牌都需要耗費大量資源。新意圖方案同理。

透明度:許多意圖架構要求使用者放棄對其鏈上資產的部分控制權,且目前大多記憶體池為私有池,可能使用者不清楚 intent 的實際執行過程從而造成威脅。因此意圖應用程式應該更加謹慎地設計其執行系統,避免出現黑暗森林情況。

6. 重點項目和 EIP

賬戶抽象市場有兩類參與者:

具有社交登入、社交恢復、gas 抽象、交易批處理,以及整合和聚合第三方服務(如法幣出入金和 DeFi 協議)等功能的智能合約錢包。目前普遍為智能合約錢包轉型 4337 的初期階段,如 unipass 已達成 4337 相容,同時與 Keystone 開發賬戶抽象方案,Visa 作為 web2 金融龍頭支援 StarkNet 上的自動支付功能,也在積極探索 AA 主題。該賽道當前初創專案較多,方案大多處於孵化期;

基礎設施(如 Bundler 或 Paymaster)的第三方提供商,專注於模組化設計。以 StackUp 和 Biconomy 為首,二者的 4337 SDK 是目前市面上較成熟的方案,其餘專案大多處於初期 demo 階段。

Pimlico 的 bundler 市佔率(全鏈 bundle 的 userop 佔比 52%)和盈利(polygon 上盈利第一,7 月達 637 MATIC,optimism 上也是正盈利)都領先;

StackUp 各鏈都有 bundler 業務,Arbitrum(8 月 5 ETH)和以太坊(7 月 0.4 ETH)上盈利領先。bundler 處於失敗的多但是賺得也多的狀態;

StackUp

Stackup 是一個 Bundler 和 Paymaster 的提供商。其 Bundler 採用 Go 語言實現,通過了所有 EIP 4377 測試套件的要求,完全開源且免費使用。

Bundler 支援不同的模式:

私有模式(private mode):UserOperations 進入一個私有記憶體池(mempool),以更慢的交易執行速度換取更好的隱私。UserOperation 不會顯示在公共記憶體池中,從而避免了 MEV 攻擊。

搜尋模式(searcher mode):由以太坊生態的機器人運營者(即 bot operator,也稱為 searcher,例如 DeFi 套利機器人)使用,並與諸如 Flashbot 之類的區塊構建者(block builder)整合,透過 MEV-Boost 傳送 UserOperations,允許 searcher 為特定的交易排序出價,以供 block builder 選取 MEV 最大的交易排序構建區塊。

支援兩種型別的 Paymaster:

Verification Paymaster:提供需要鏈下交易(如法幣出入金)的 gas 抽象。例如,使用者可以選擇使用信用卡訂閱 Paymaster 服務來支付 gas 費。使用者也可以定製 gas 代付的邏輯。Stackup 將透過 “按需付費”(pay as you go)模式向用戶收費。

Deposit Paymaster:允許使用者用 ERC20 代幣支付 gas 費。

資料:

根據 dune 的資料,StackUp 的 bundle 佔據失敗 userop 的 90%(地址 0x25Df024637d4e56c1aE9563987Bf3e92C9f534c0),但其仍是總盈利最多的 bundle 地址(7 月收入達 1057 USD);

Stackup 各條鏈的都有 bundler 業務,全鏈 bundle 的 userop 數量佔比 9.1%,在 optimism、Avalanche 和 polygon 是微弱盈利狀態,在 Arbitrum(8 月 5 ETH)、以太坊(7 月 0.4 ETH)盈利領先。

Pimlico

Pimlico 是賬戶抽象的加密基礎設施,可為錢包提供其即插即用 API 來贊助使用者的交易;

bundle:推出的 Alto 是一個用 Typescript 編寫的 ERC-4337 bundle;

Paymaster:支援 ERC20 代幣。利用 Chainlink 進行價格預言機,並結合使用 ERC20 代幣兌美元價格和原生代幣兌美元價格來計算 ERC20 代幣兌原生代幣價格,即可以部署在任何具有 Chainlink 支援的代幣的鏈上,但同時也受 Chainlink 安全性制約。

資料:全鏈 bundle 的 userop 數量佔比 52%,bundler 大多部署在 polygon 和 optimism 上,在 polygon 上盈利第一(7 月達到 637 MATIC),在 optimism 上也處於正盈利。

Biconomy

Biconomy 為使用 4337 標準進行建設的人提供了他們定製的軟體開發工具包(SDK)功能;

智能合約:Biconomy 簡化了建立和傳送 UserOperations 的過程,從而優化了去中心化應用程式 (dApp) 的開發和管理。

Bundle:透過其 SDK 可以估計使用者 OpGas、傳送使用者操作並獲取使用者操作收據;

Paymaster:提供基礎 Paymaster 服務,包括根據提供的 userOperation 和 paymasterServiceData 獲取報價資訊或 paymaster 資料等。

資料:

目前其 userop 市場份額佔比 15.07%,90% 以上的 userop 部署在 polygon 和 avalanche 上;

全鏈 bundle 的 userop 數量佔比 7.9%,其在 polygon 和 optimism 上部署的 bundler 均是虧錢狀態(如 6 月在 polygon 虧損 427 MATIC,8 月在 optimism 虧損 0.3 ETH),僅在 avalanche 上有一定盈利(9 月盈利 11 AVAX);

相關 EIP 彙總

與 4337 相關的 EIP,由於官方給定了 4337 的方向,目前大多數提案主要圍繞著最佳化 AA 部署的方向:

4337 衍生產品的輔助:

ERC 6551:對 AA 的普及有很大助力的 NFT 代幣化協議,其和 4337 底層邏輯相似;

最佳化 AA:

EIP 6662:輔助完善 AA 賬戶的實際用例 —— 支援更加使用者友好的認證模型,使用者的錢包可以成為其登入賬戶來進行資產管理的 dApp;

ERC 6900:模組化賬戶抽象,提高智能合約的靈活性和便於開發人員的開發;

ERC 1271 與 ERC 6492:主要解決 4337 領域的驗籤問題。ERC 6492 相對 1271 做了部分改進,讓使用者可以在不部署合約的情況下驗籤;

EIP 7204 與 EIP 7197:使 AA 錢包有互相定義代幣標準的能力。

賬戶遷移輔助:

ERC 7377:有助於未來將 EOA 錢包遷移到智能合約錢包中;

7. 以太坊線路圖中的 4337

短期主要是擴張市場,同時和 layer2 形成共同促進的模式;中期主攻模組化的 Bundler 和 Paymaster 的落地以及 SDK 的部署,同時在細節上最佳化使用體驗(如降低 gas 成本、新增可選的 EOA-to-ERC-4337 轉換等);長期則考慮強制轉換 EOA 錢包。

EIP 4337 基礎設施的終局:

市場:

賬戶抽象市場仍處於早期,未來發展取決於生態對 EIP 4337 的採用,若最終 EOA 和智能合約錢包的數量相等,那麼市場規模有 310 倍的增長潛力;

當前市場狀態下許多智能合約錢包已經構建了自己的基礎設施,但是由於 EIP 4337 尚未完成,採用率很低,更多基礎設施的部署過程仍遠未達到無需許可的狀態;

Layer 2 仍未實現所有的 EIP 4337 介面,且其賬戶抽象基礎設施的實現比 L1 更為複雜,目前整體市場較冷清。

產品:

賬戶抽象市場需要許多創新,如:無需許可的模組化基礎設施、與現有法幣和 DeFi 服務的整合、dApp SDK 以及潛在的獨立帳戶層等,都是未來潛在的商業機會;

AA 的優勢在於在複雜的鏈上互動中其可以為 dApp 提供更多便利。BD 是這場激烈競爭的關鍵,AA 可以為 dApp 提供更多好處,因此大多數錢包都想與 Defi、GameFi 等生態系統支援,說服大型 dApp;

AA 的變現模式有待進一步探索。行業更偏向 ToC 模型找到高價值的可持續的應用場景並透過數量獲利。

基礎設施的終局:

賬戶抽象市場的生死存亡取決於生態對 EIP 4337 的採用,而這個市場還非常早期,假設在終局,EOA 和智能合約錢包的數量相等,那麼可以預測智能合約錢包的市場規模有 310 倍的潛力,所以仍需看後續的採用情況。

根據 coin metric 的最新資料,以太坊中賬戶餘額不為 0 的 eoa 地址約為 1 億。然而,智能合約錢包的總數,以 Gnosis Safe(25 萬)和 Argent(7.6 萬)賬戶的總和來估算(這兩個產品的使用者最多),僅為 32 萬左右;

當前市場狀態下,許多智能合約錢包已經構建了自己的基礎設施,但是這些基礎設施並未針對第三方的不同使用場景。

諸如 Stackup 之類的第三方基礎設施提供商正在開發模組化的 Bundler 和 Paymaster,但是它們的部署過程仍然遠未達到無需許可。因為 EIP 4337 尚未完成,這些基礎設施的模組化功能還沒有被全部定義。此外,由於 UserOperation 交易量依舊較低,啟用了簽名聚合的錢包(如 BLS Wallet)仍然不是主流。

BD 是競爭的關鍵:AA 的優勢不僅在於流暢的登入(因為 Web3 身份驗證可以使用託管方式實現),而且在複雜和定製的鏈上互動中,AA 可以為 dApp 提供更多好處,因此大多數錢包都想與 Defi、GameFi 等生態系統支援,說服大型 dApp,尋找突破點;

AA 的變現模式有待進一步探索:ToB 模型可能不會獲得太多利潤,也不會積累自己的使用者,而 ToC 模型需要找到高價值的應用場景,才能根據數量獲利。整合掉期和橋接功能可以盈利,但找到一種可持續的模式至關重要。

賬戶抽象市場需要許多創新,如:無需許可的模組化基礎設施、與現有法幣和 DeFi 服務的整合、dApp SDK 以及潛在的獨立帳戶層等。

參考資料

ERC-4337:https://eips.ethereum.org/EIPS/eip-4337;

ERC-4337 Smart Accounts dune:https://dune.com/niftytable/account-abstraction

EIPs :https://github.com/ethereum/EIPs/pull/7204 https://github.com/ethereum/EIPs/pull/7197

ERC-4337: Exploring the Technical Components of Account Abstraction — Part 2 https://medium.com/edennetwork/erc-4337-exploring-the-technical-components-of-account-abstraction-part-2-fec300a7f052

New Paradigm Wallets and Tokens https://ethresear.ch/t/new-paradigm-wallets-and-tokens/15947

The road to account abstraction https://notes.ethereum.org/@vbuterin/account_abstraction_roadmap

BuidlerDAO:ERC-4337 如何助力 Mass Adoption 的技術 https://link3.to/buidlerdao/post/50523e904fd1246b6d69c757ae92d6e05cb1b32f57a2ae5666307b8a6c6898b4

Account Abstraction and SUAVE: How far are we from an Intent-Centric Ethereum?https://medium.com/metaweb-vc/account-abstraction-and-suave-how-far-are-we-from-an-intent-centric-ethereum-907e30804880

Luke ,SevenX Ventures https://twitter.com/LukeWasm/status/1691434676551131136

4337 Mafia Newsletter - April 2023 https://mirror.xyz/0xE5F6AE8F88Fc6eaaE5f2A059A216bE150C0584b0/_OoVUqG121By-D6krueEaHYw0ZQI-mjStkSjYU72e9Y

4337 Mafia github:https://github.com/4337Mafia/awesome-account-abstraction

Introducing Brink Intents https://www.brink.trade/blog/introducing-brink-intents

zkSync Account Abstraction https://medium.com/taipei-ethereum-meetup/zksync-%E4%B8%AD%E7%9A%84%E5%8E%9F%E7%94%9F-account-abstraction-%E4%BB%8B%E7%B4%B9-bc7269f8893a

Planker product doc:https://recursive.plancker.org/recursive#f78a960e090440339a7aa9c1f8e43b50

Data of AA:https://twitter.com/hmalviya9/status/1696900453957619789

Intent-Based Architectures and Their Risks https://www.paradigm.xyz/2023/06/intents

立即註冊 OKX: https://www.okx.com/hk/join?channelId=ACE520175






Empty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