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熱搜:

熱門行情

最近搜尋

全部刪除

鮑爾為何不理美債殖利率動盪?聯準會有應對工具、但不太關心

鉅亨網新聞中心
鮑爾為何不理美債殖利率動盪?聯準會有應對工具、但不太關心(圖:AFP)
鮑爾為何不理美債殖利率動盪?聯準會有應對工具、但不太關心(圖:AFP)

本周市場聚焦 10 年期美債殖利率,寄望聯準會 3 月會議有助平息當前的震盪。但儘管聯準會發布了鴿派信號,周四 (18 日) 美債殖利率仍舊急速攀高,部分原因在於,聯準會主席鮑爾 (Jerome Powell) 表示,他認為央行沒有理由干預公債殖利率攀高。

聯準會仍有充足工具

首先,如果聯準會有心干預,他們手上不乏工具,至少包括:扭曲操作 (Operation Twist)、殖利率曲線控制 (Yield Curve Control)、量化寬鬆 QE(Quantitative Easing)、以及延期 SLR(補充槓桿率,Supplementary Leverage Ratio) 豁免政策,都有助達到效果。

OT:「扭轉操作」主要透過出售短天期債券,買進長天期債券,達成控制殖利率的效果,可以在不增加市場總流動性之下,控制美國公債殖利率,Fed 先前曾於 2011 年進行這一操作,來壓低長天期的公債利率。

YCC:殖利率曲線控制是日本央行自 2016 年採行的政策,美國過去曾在二戰期間使用此一措施。這個方式是設定一個長天期債券殖利率的目標,透過購買來控制,能在不增加大規模資產購買之下,仍能管理長債殖利率。

QE:聯準會多次實施,如今仍以購債方式實施的政策,若再加強購債,自然能推高債券的價格。

SLR:SLR 是聯準會針對商業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指標,金融危機之後聯準會修改了 SLR 相關的規定,對美國的大型銀行額外槓桿施加限制,以防範銀行系統風險。去年 5 月聯準會修改 SLR 規定,便於機構購買美債,若繼續延期,可以減少銀行需要賣出美債的需求。

華創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認為,從能力上看,聯準會的應對工具充足,絕對有能力進行干預。

鮑爾無干預的意願及必要

關鍵在於,聯準會是否有必要及意願,干預 10 年期美債遭到拋售。由鮑爾在記者會的發言來看,目前他著重的目標明顯並不在此。

殖利率的攀高,反映的是對通膨的擔憂,鮑爾明確表態,他不擔心投資人因通膨擔憂的情緒困擾,相反地,在歷經幾十年低通膨之後,他需要看到經濟成長。此外,他希望看到實際數據再來擔心,而不是基於慣性預測。

即使長債殖利率升高,與歷史表現相較,現在的殖利率仍相對很低。同時,鮑爾堅信,當前的貨幣政策是適當的,有助走出疫情的傷害。鮑爾承認,當前債券殖利率的升速是「顯著的」,但他只會擔心如果上升伴隨著「市場狀況混亂」,或是打亂聯準會的長期目標。

華創證券認為,從必要性看,一來美債利率上行並不必然帶來財政負擔加重,二來近期除資產價格下跌外,美國金融環境依舊寬鬆,市場流動性依舊穩定,因此當下沒有壓力長債利率的必要性。

left arrow
right arrow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