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熱搜:

熱門行情

最近搜尋

全部刪除

鏈新聞翻譯|解析Vitalik愚人節寫《捍衛比特幣至上主義》,內文其實嘲諷開滿

鏈新聞
鏈新聞圖片
鏈新聞圖片

「圖:鏈新聞提供」

鏈新聞編譯前言

本文原文為《In Defense of Bitcoin Maximalism》(暫譯:捍衛比特幣至上主義),是以太坊共同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在愚人節 4 月 1 日發布的文章。內容看起來只是在「擁護比特幣,反對比特幣是過時的思想」,讓人以為 Vitalik 在「反省自己」,不過這其實是大有誤解。Vitalik 事實上是在透過這篇文章,藉「比特幣」跟人們分享以太坊與他做了些什麼,以及申告以太坊邁向下個階段的正當性。或是這也是 Vitalik Buterin 在愚人節的巧思吧。(本文編譯由鏈新聞 Elponcho、Jim 共同完成)

註:Maximalism,為中文翻譯為「極繁主義」,為極簡主義 (minimalism) 的反義詞,強調 more is more (多還要更多) ; Bitcoin Maximalism 這裡可以指比特幣至上的極端思想。

《In Defense of Bitcoin Maximalism》解析

文章前言:

「多年來,我們一直聽說未來是區塊鏈,而不是比特幣。世界的未來不會是一種或幾種主要的加密貨幣,而是許多加密貨幣 — 贏家幣種將至高地擁有強大的領導力,迅速地因應用戶需求而大規模採用。」Vitalik 表示比特幣甚至被人們稱為是嬰兒潮幣 (boomer coin,意指老人才玩的幣),而以太坊將很快步上它的後塵。「贏家幣種會是更新、更有活力的資產,吸引著新一波大規模用戶,他們不在乎詭異的自由主義理想,或是自我主權驗證 (self-sovereign verification)…並只是想要區塊鏈的 DeFi 與遊戲可以有效率地運行。」

Vitalik 表示:「如果這樣的說法是錯的呢?」他表示,如果比特幣至上主義的想法、習慣與實際作為才真的是最接近正確的呢?會不會比特幣不僅是因網路效應而崛起的過時寵物石頭?而比特幣至上主義者深刻理解他們存在一個充滿敵意、不確定性的世界中,因此他們需要與之反抗。

Vitalik 說道,如果我們活在一個有極少數誠實的加密貨幣,以及極大量詐騙加密貨幣的世界 ; 而為了前者不要淪落為後者,「無法容忍他者」是否是必要且健康的呢?本文將對此提出論點。

從「前言」可以看出,Vitalik 認為事實上比特幣以太幣,都被人稱為「老幣」,雖然都具有理想,但市場為了利益可能會有其他選擇 ; 而在這樣「好人少,壞人多」的世界,我們就該「不能容忍」他們嗎?

註:1975 年末曾出現寵物石頭(Pet Rock)熱潮,流行將石頭當成寵物般細心照料,擁有一顆寵物石也成為了一種潮流指標,這也是 NFT 專案 EtherRock 的靈感來源。

首段:我們生活在一個危險的世界裡,保護自由是一件嚴肅的事情

Vitalik 引援烏俄事件,提到大眾生活在一個危險世界,保護自由的確是一件嚴肅的事情。而以安全為核心的區塊鏈技術,是幫助大眾在如此不友善的世界中生存的基礎設施,並真正實現「當所有燈熄滅時,成為黑暗中一盞明燈。」

他表示為了成為這盞明燈,公鏈為安全犧牲了許多事:

  • 每筆交易要經過數千次驗證才會被接受
  • 不像是中心化系統,區塊鏈需要用戶等待 10 秒到十分鐘才能確認交易
  • 區塊鏈要用戶完全保管其資產
  • 區塊鏈犧牲了隱私,甚至需要更瘋狂且昂貴的科技,已獲得隱私 (Vitalik 指零知識證明技術)

Vitalik 認為關鍵要素為:

1. 強大、可防禦的技術堆疊設施:如比特幣的 1MB 區塊大小、2,100 萬總量上限、簡單的工作量證明,技術及參數指標必須如藝術品般。

2. 強大、可防禦的主義:不妥協、堅定的極簡主義文化,能保護自己免受企業、政府影響生態系統,排除加密領域試圖以此進行謀利者。(Vitalik 舉謀利者的三個案例為:自稱中本聰的澳本聰、孫宇晨收購Bittorrent、Wonderland 事件)

在以上段落中,Vitalik 看起來在說成為明燈的關鍵,是比特幣的共識規格,而且諷刺了以太坊與企業、政府交流,也提到 DeFi 亂象。 不過…

Vitalik 接著用「比特幣正統論者」Kevin Pham 的推文來舉例比特幣以太坊的文化不同。Kevin Pham 是 BSV (由澳本聰支持的比特幣分岔) 支持者,每回出席活動都會穿著防彈背心,是被譽為「武鬥派」的中本聰版本比特幣狂熱者,相信自己在執行聖戰:

「圖:鏈新聞提供」

另一張圖:

「圖:鏈新聞提供」

Kevin Pham 的這些推文很明顯在反諷以太坊社群都在打鬧兒戲,而比特幣是真槍實彈。

Vitalik 寫道:「你可能覺得:『這只是以太坊社群的人在打鬧吧。』那來看看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都和那些人交流。」

由上而下,由左至右分別為:蜻蜓資本聯合創辦人馮波、前耶路撒冷市長 Nir Barkat、前谷歌執行長 Eric Schmidt、俄羅斯總統普丁、阿根廷前總統 Mauricio Macri、台灣數位發展部政委唐鳳。

「圖:鏈新聞提供」

「任何人看完的感想應是:跟這些人碰面到底有什麼意義?這些人有正面、有負面,甚至在地緣政治上彼此針鋒相對,Vitalik 倒底懂不懂?」Vitalik 如此表示。

Vitalik 以第三人稱描述自己表示:也許他只是一個相信與人交談以幫助實現世界和平的理想主義者,一個 Frederick Douglass (美國廢奴運動的代表人物) 格言的追隨者:「與任何做對的事的人團結一致,不與任何人做錯的事情」

Vitalik 表示也有人用更簡單的假設解釋他的行為:Vitalik 只是一個嬉皮,追求環遊世界和地位的人。他只是喜歡跟重要人物見面,感受自己被受尊重。

接下來的一段,則是可以看出 Vitalik 真正想說的話:

「現在請自問:當時機成熟時,區塊鏈上正在發生真正重要的事情 ,那種冒犯權勢者的重要事情,哪個生態系更願意堅定表態,無論有多少壓力都拒絕審查?是真正關心與所有人友好、全球遊走的生態系,還是有拿著 AR15 與斧頭自拍者的生態系?」Vitalik 正在回擊如 Kevin Pham 的比特幣極端主義者。

次段:貨幣不只是第一個應用,還是至今最成功的一例

次段中,Vitalik 回到前言的話題:「有些人認為未來是區塊鏈應用,而不是比特幣,儘管加密貨幣是第一個區塊鏈應用,但它很無聊,區塊鏈才是潛力無窮。」他在此段做出更多回應:

Vitalik 舉例以太坊白皮書中的應用案例 –

  • 發行代幣
  • 金融衍生品
  • 穩定幣
  • 身份和聲譽系統
  • 去中心化檔案儲存
  •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DAO)
  • 點對點賭博
  • 預測市場

他表示,以上的應用證明幣圈人很重視開發中以下國家的普惠金融,而截至目前為止,最成功的是用來儲存財富與支付。Vitalik 舉例阿根廷人、奈及利亞人與烏克蘭人的加密貨幣持有比例 ; 而截至目前為止,政府採用區塊鏈最大的成就是給烏克蘭政府的加密貨幣捐款。他認為,另一個成就是像是 ENS 的 DAO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而 DAO 的應用還在成長。儘管現在有很多有錢人在已開發世界裡玩著自我表達用的 NFT,而不是去建造醫院與學校,來解決現實問題。

Vitalik 認為,只看好「區塊鏈」的人,是那些坐享優勢的有錢人,只是喜歡高唱「超越金錢與資本主義」美德,只是因為情不自禁而把「去中心化治理實驗」當作興趣 ; 而喜愛比特幣的人,則是跨越貧富階級與地域,包含那些正在享受自我主權金錢,獲得真正價值的開發中以下國家的人們。

第三段:專注於作為金錢,使其成為更好的金錢

這個段落中,Vitalik 提到人們總誤解比特幣無法支援智能合約的事情。其實並不是不能,只是因為比特幣開發人員看到,複雜性可能帶來的風險,而選擇不像是以太坊一樣支援複雜的智能合約,決定維持簡單性。

Vitalik 舉例在以太坊中的 MEV (礦工可提取價值) 現象。因為以太坊很容易建構應用程式,在一些智能合約互動中獲得可觀收益,引起交易者和礦工爭奪,這導致網路的中心化風險,也需要複雜的解決方式。而在比特幣網路中,要建構這種複雜的應用程式是很難的,這是因為比特幣缺乏豐富的狀態性,並專注於簡單的應用:作為金錢。

Vitalik 表示,系統感染可能以非技術的方式發生。因此,

  • 比特幣只作為金錢,就只需要較少的開發者、減少開發者要求印鈔來資助開發的風險
  • 比特幣只作為金錢,就會減少開發者為了競爭不斷開發新功能、滿足開發者需求的風險

Vitalik 說道:「從許多方面來說,系統影響是真實的。如果只作為一個貨幣,就『不能』讓一個有著高度複雜與風險的去中心化應用生態,有被複雜性反噬的可能。」他接著說,比特幣選擇了簡單,而若以太幣繼續以二層解決方案,以太坊只作為貨幣的話,就有機會與應用生態系保持距離,以獲得一些保護。另一方面,那些所謂的高性能 L1 將會毫無機會。

第四段:一般來說,產業早期專案都是最「正宗」的

Vitalik 認為在沒有成功案例前就加入的人,是理想主義者、技術極客和其他真正對技術及其改善社會的潛力感到興奮的人。然而一但技術證明了自己,商人就會進場,風投大軍,甚至是騙子,開發一些對技術與社會沒有價值的區塊鏈。但實際上利他主義者與騙子的界線是一道連續性的光譜,這樣的生態越長期運行,利他的專案就越難啟動。區塊鏈產業正在慢慢地將哲學性與理想主義的價值,換成短期追求利潤的價值觀。從加密貨幣開發人員給自己的預挖代幣分配,就能看出端倪:

「圖:鏈新聞提供」

第五段:「不能容忍」是好的

美籍歷史學家 Robert Conquest 的政治定律:「任何組織在憲法上沒有明確成為右翼的,遲早會變成左翼。」Vitalik 用這個理論來解讀比特幣至上主義的出現:「如果你想保持與主流不同的身份,那麼你需要一種真正強大的文化,積極抵制抗爭與主流同化,以主張其霸權。」

Vitalik 表示區塊鏈是一種反文化的運動,他試圖創造與保存與主流不同的東西,當世界開始抑制其社會與經濟活動時,區塊鏈是少數仍可以保持全球性的事物之一。他接著說,除此之外區塊鏈社群還要面對內部的騙子、試圖與政府合作來取得競爭優勢的人、導致中心化的集團主義者。

面對這些內外壓力,Vitalik 表示面帶微笑、有禮貌的告訴世界「不同意他們的優先順序」是不現實的 ; 那些向社群裡的騙子,以及外界具有權勢的對手如俄羅斯般走上戰爭之徒的文化,才是會不朽的。

有鑒於,Vitalik 在前文對於比特幣極端主義者的嘲諷,這句話顯然也是在反諷。

第六段:抵制種子油的奇怪十字軍東征是好的

Vitalik 在此段更直白地嘲諷比特幣社群在維持其凝聚力時,曾作出的奇怪行為。由於有傳言認為,種子油富含的 omega-6 脂肪酸,對人體有害,而這些種子油在過去一直被政府宣傳為健康的油 ; 而比特幣社群認為就跟政府要他們相信的金融體制一樣,相同邏輯也在食物上發生。因此拒絕食用種子油,也等同於應該要買入比特幣。最後主流媒體仍是質疑了這場運動。

末段:成為極端主義者

最後,Vitalik 仍是開滿嘲諷。

「極端主義者不僅是為了比特幣比特幣;相反地,這是一個非常真實的認知,大多數其他加密資產都是騙局,『不能容忍』的文化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保護新手並確保至少有的值得留下的地方,所必需的行為。

最後他畫重點了幾句話:

  • 與其讓一個新手被騙子破產,不如誤導十個新手來避免一項結果很好的投資。
  • 最好讓你的協議超簡單,使它不能服務十個低價值的短命賭博應用,而不是讓它過於複雜,而不能服務於支撐其他一切的核心穩健貨幣用例。
  • 為你所信仰的東西積極地站出來冒犯數百萬人,總比試圖讓每個人都開心,結果卻一無所獲要好。
  • 勇敢起來。為你的價值觀而戰。做一個極端主義者。

原文連結

left arrow
right arr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