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熱搜:

熱門行情

最近搜尋

全部刪除

G20財長有苦難言 強勢美元成IMF世銀年會最熱話題

鉅亨網編譯余曉惠
G20財長有苦難言 強勢美元成IMF世銀年會最熱門話題 (圖:AFP)
G20財長有苦難言 強勢美元成IMF世銀年會最熱門話題 (圖:AFP)

美元升息效應蔓延全球,世界各國頭痛不已,在國際貨幣基金 (IMF) 和世界銀行本周的年會上,強勢美元主導所有議題討論,但與會各國的意圖不是抱怨、也不期待美國政策改變,只是想要說明美元升值的影響。

20 國集團 (G20) 財長和央行總裁正齊聚華府,參加 IMF / 世銀年會。根據 G20 財金首長會議主辦國、印尼財長穆里亞尼 (Sri Mulyani Indrawati) 的說法,與會各國一致警告風險正在升高,呼籲採取協調行動。

穆里亞尼並表示,美國決策官員需要「非常注意」對其他國家造成的潛在外溢效應。

根據知情人士,在會議中,各國財金首長直接向 IMF、美國財政部和美國聯準會 (Fed) 提到美元升值的問題,但並未抱怨,而是希望向美國面對面詳述美元升值帶來的影響。

美國財長葉倫無意阻升美元,表示市場決定匯率是最有利美國的。(圖:AFP)
美國財長葉倫目前無意阻升美元。(圖: AFP)

美國周四 (13 日) 公布的 9 月消費者物價指數 (CPI),再度證實通膨高燒不退,意味著現階段 Fed 只能繼續升息。市場預期 Fed 到明年 3 月會再升息約 1.75 個百分點 (7 碼)。

IMF 總裁喬治艾娃 (Kristalina Georgieva) 周四說:「想想美國通膨長期無法獲得控制的情境,這不利於美國,也會外溢到其他國家。」

南非央行總裁 Lesetja Kganyago 看法雷同,即使南非幣蘭德兌美元貶至 2020 年曾觸及的歷史低點,但他說,若 Fed 此刻什麼也不做,未來將需要更猛力緊縮,將付出更高昂的代價。

美國無意阻貶美元

美國官員曾多次在公開場合或私下,坦言美元升值對其他國家已造成影響。美國財長葉倫周三說,「我們將留意美國政策對世界各地造成的影響」,Fed 副主席布蘭納德 (Lael Brainard) 周一也表示,「正在密切關注經濟展望的變化,以及全球風險」。

Fed官員意識到美元升值對世界各國造成的影響。(圖:AFP)
Fed 官員也意識到美元升值對世界各國造成的影響。(圖: AFP)

美元也曾在 1980 年代強升,並促成工業強國在 1985 年敲定「廣場協議」,聯手抑制美元升值。不過簽署協議的同時,Fed 已把聯邦基金利率從 1980 年的近 15% 一路降到 4% 以下,而目前看起來,美國只有繼續升息一途。

針對強勢美元的問題,歐洲央行 (ECB) 官員 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 表示,七國集團 (G7) 採取協調行動,透過外匯干預是可以發揮效果的。

但葉倫迄今從未暗示願意採取這類行動。她周二受訪時說,「美元匯率交由市場決定,有利於美元」,「美元的走勢是各國不同政策立場產生的合理結果。」

日本央行保持寬鬆政策,IMF。(圖:AFP)
IMF 認為,日本還不到改變超寬鬆貨幣政策的時候。(圖: AFP)

在沒有干預共識下,日本上個月已出手捍衛日元,是 1998 年以來首度干預,但效果短暫,日元本周已經貶破上周的干預價位。許多新興經濟體為了阻貶本國貨幣,也紛紛動用外匯存底。

新興市場現在的體質比 40 年前強得多,某些拉丁美洲國家的貨幣今年兌美元甚至逆勢升值,部分原因是他們趕在 Fed 之前就開始升息,此外,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也幫助減緩衝擊。

G7 財長公報未提美元

Gavekal 研究公司新興市場資深分析師 Udith Sikand 表示,很多新興經濟體大致上已經解決『原罪』問題,即過度依賴外幣計價得的債務,「新興經濟體擴大和深化自己的金融市場,因此現在更有能力用自己的貨幣,向國際投資人借貸。」

但像斯里蘭卡、巴基斯坦等國家,仍無法倖免於美元升值的苦難。葉倫周三呼籲國際貸款人參與紓困計畫,對一些處境困頓的國家伸出援手。

針對美元,G7 財長在周三聯合發布的公報中隻字未提。他們重申 2017 年的內容,僅表示「匯率的過大波動和失序變動,可能對經濟和金融穩定造成負面影響」,但仍承諾「匯率交由市場決定」。

相關貼文

left arrow
right arr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