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陶冬:股市樂觀對經濟復甦—Fed審慎看利率負值

鉅亨網新聞中心
陶冬:股市樂觀對經濟復甦—Fed審慎看利率負值(圖:AFP)
陶冬:股市樂觀對經濟復甦—Fed審慎看利率負值(圖:AFP)

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董事、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在個人部落格發文,認為美股投資人相當樂觀,市場表現與經濟狀況脫鉤,債市對經濟前景的解讀就比較審慎,短期國債利率下滑,體現著市場人士開始談論負利率這個話題。以下為部落格全文:

上週五,美國的經濟資料和股市表現徹底分裂了。美國失業率爆出自從資料成立以來的最高值,逾 2000 萬人一夜間失去了工作,美股卻升了。市場認為最壞時間已經過去,打起經濟重啟算盤,期待聯儲和白宮進一步刺激措施,股票在經濟災難中升起。債市表現一樣有趣,十年期國債被拋售,兩年期受追捧,收益率曲線陡峭化。對此的解釋是,債市預期經濟前景不佳,通脹難起,但是貨幣政策應該會進一步放鬆。上周德國法院禁止歐盟擴大財政赤字,歐元走強。美元指數先升後回,黃金先跌後升。

S&P500 升回到去年九月的水準了,當時美國的失業率是 3.6%,創出新低的,如今是 14.7%,刷寫出新高的。美國的就業市場、經濟增長從數字上來看,均堪比 1929-1933 年的大蕭條。然而股市似乎不那麼認為,他們有兩個理由,1)這次危機是由於經濟驟停引發的,隨著重啟被提上日程,一切可以較快地恢復。2)大蕭條(甚至大多數經濟衰退)時候,央行政策為收縮性的,這次聯儲的貨幣政策極度寬鬆,這為資產價格 V 型反彈製造了機會。然而,這次危機雖然始於供應停頓和生產鏈掉鏈,卻已經觸發了全方位的收入萎縮,需求鏈大概率會出現問題。筆者認為,那種認為政府放開人群限制,生產即刻可以恢復、需求即刻可以恢復的想法過於樂觀,甚至天真。不僅美國,幾乎全世界所有國家所遇到的就業壓力都是近二十年來(甚至戰後)沒有見到過的,並可能催生信貸鏈掉鏈。經濟走出衰退,可能需要數年而不是數個月的時間。如果這個觀點有一半的準確,股市出現二次探底的機會是不低的。

和股市的樂觀情緒相比,債市對經濟前景的解讀就比較審慎,短期國債利率下滑體現著市場人士開始談論負利率這個話題。利率趨向於零和進入負利率,筆者看來是兩回事。聯儲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裡製造出 1.5 萬億美元的流動性,大規模 QE 導致資金成本一降再降,美國國債利率見零應該只是時間的問題。但是從零利率到負利率,卻需要政策決策者的加持。公開市場委員會內部一直對負利率不感興趣,認為歐洲日本的負利率政策,並未能拉動經濟活動,也未能改變通縮預期,而負利率本身又帶來一系列結構性風險,所以貨幣當局此時並沒有將利率推向負值的政治決心。筆者認為,負利率早晚會在美國出現,不過前提是經濟持續不景,聯儲其它政策工具失效,最終無可奈何才會出此招。如果短期內無法消除就業市場的沉淪,筆者相信美國經濟陷入 U 型狀態的機會不小,最終見到美國負利率的機會也不小。

本周焦點是陸續出現的各國人流限制解封以及市場反應。中國的社會融資資料和美國的密執根大學消費信心調查,是資料上的兩個看點。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