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鉅樂部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美股

〈以哈戰爭〉彭博推演以巴戰火三個發展 最糟恐讓全球成長率掉到41年最低

鉅亨網編譯余曉惠 2023-10-14 12:45

news-cover-image
彭博推演以巴戰火三種發展 最糟恐讓全球經濟成長率墜落41年低點 (圖:Shutterstock)

巴勒斯坦伊斯蘭組織哈瑪斯 (Hamas) 突襲以色列後,以國正式宣戰,彭博針對此事推演了三種可能發展,認為其與過去的中東戰爭一樣,對全球經濟帶來深遠影響。

情境一:衝突僅限加薩走廊
  • 局勢:加薩走廊地面攻擊、有限的邊境區域衝突、伊朗原油產量減少
  • 油價和 VIX:油價每桶上漲 4 美元,VIX 無影響
  • 全球 GDP 和通膨:全球 GDP 折損 0.1 個百分點,通膨增溫 0.1 個百分點

2014 年,三名以色列人遭哈瑪斯綁架和殺害後,加薩走廊遭到地面攻擊,超過 2000 人因而喪命。這次衝突並未擴散到巴勒斯坦以外領土,對油價和全球國內生產毛額 (GDP) 的影響,也相對平淡。

以色列和哈瑪斯過去這一周以來交戰造成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 2014 年,但眼前這場衝突仍有可能僅限於加薩走廊,並加上美國加強對伊朗石油的制裁執法。

隨著美伊關係解凍、兩國達成交換囚犯協議並凍結資產,伊朗今年已把石油產量提高到每日多達 70 萬桶。但以巴交戰後,假如這些增加的石油在美國壓力下消失,彭博預估國際油價每桶將因此上漲 3 到 4 美元。

在此情境下,國際經濟受到的衝擊較小。特別是若沙烏地阿拉伯和阿聯動用閒置產能、彌補流失的伊朗油產,衝擊有望降到最小。

美國財長葉倫本周在國際貨幣基金 (IMF) 摩洛哥年會場邊受訪時說,她不認為現階段已經浮現「重大經濟連鎖效應」的跡象。

情境二:擴散到黎巴嫩和敘利亞,變成伊朗和以色列間的代理人戰爭 (proxy war)
  • 局勢:加薩、西岸、黎巴嫩、敘利亞的多方戰爭
  • 油價和 VIX:油價每桶上漲 8 美元,VIX 上漲 8 點
  • 全球 GDP 和通膨:全球 GDP 折損 0.3 個百分點,通膨增溫 0.2 個百分點

然而,假如緊張擴大,在黎巴嫩地位舉足輕重且有伊朗支持的真主黨 (Hezbollah),正和以軍在邊境駁火,並宣稱已用導引飛彈擊中以軍一處軍哨所。

如果以巴衝突擴大到黎巴嫩和敘利亞 (兩國皆有伊朗支持的武裝組織),將形同演變成伊朗和以色列間的代理人戰爭。如此一來,經濟成本將增加。

曾任以軍副參謀長的 Yair Golan 說:「伊朗和真主黨正在監控和評估情勢。真主黨加入的時間點,可能落在加薩走廊地面攻擊展開後。」

2006 年在以色列和真主黨短暫但血腥的戰爭中,國際油價每桶曾跳漲 5 美元,再把目前相對受控制的戰況影響納入考量,在此情境下,國際油價可能跳漲 10%,達到每桶 94 美元。

緊張局勢甚至可能蔓延到中東更廣泛地區。埃及、黎巴嫩、突尼西亞目前都身陷某種程度的經濟和政治不景氣。以色列對哈瑪斯攻擊的回應,已經在中東地區數個國家引發示威活動,重蹈「阿拉伯之春」覆轍並非不可能的事——2010 年代初期爆發的示威和反抗浪潮,曾迫使數國政府下台。

在第二種情境下,全球經濟可能因為兩大因素而受到嚴重打擊:一是國際油價跳漲 10%,另一個是如同阿拉伯之春時,金融市場蜂擁投入避險資產,後者可能導致有「恐慌指數」之稱的 CBOE 波動率指數 (VIX) 攀升 8 點。

也因此,彭博推估全球 GDP 在第二種情境下可能折損 0.3 個百分點,相當於損失 3000 億美元產值,使全球經濟成長率減緩到 2.4%。在不計 2020 年 Covid 疫情危機和 2009 年金融海嘯後的情況下,這將是全球經濟 30 年來最疲弱的表現。

高油價也將把全球通膨率推升 0.2 個百分點至逼近 6%,並導致各國央行即使面對欲振乏力的經濟成長,仍得維持緊縮的貨幣政策。

情境三:擴大為伊朗和以色列的戰爭
  • 局勢:以色列和伊朗直接衝突、中東地區動盪擴大
  • 油價和 VIX:油價每桶上漲 64 美元,VIX 跳漲 16 個基點
  • 全球 GDP 和通膨:全球 GDP 折損 1 個百分點,通膨躍升 1.2 個百分點

雖然伊朗和以色列直接爆發衝突的可能性低,卻是最令人擔憂的發展。這可能引爆全球經濟衰退,油價飆漲和風險資產暴跌,並將刺激通膨升溫。

國際戰略研究所 (IISS) 研究員 Hasan Alhasan 說:「中東地區包括伊朗在內,沒有人想看到哈瑪斯和以色列衝突擴大成區域全面開戰。但這不代表就不會發生,尤其是若各方情緒激昂,事態升高的可能性就很大。」

以色列長期視伊朗發展核子的企圖心為一大威脅,在伊朗與俄羅斯建立軍事聯盟、恢復與沙烏地阿拉伯關係,並與美國關係解凍之後,更讓以色列感到不安。

假如伊朗和以色列直接對上,伊朗可能試圖啟動整個代理人和夥伴網絡,包括敘利亞、伊拉克、葉門和巴林。

在此情況下,如果超級強權之間緊張加劇,將讓情況更複雜。美國為以色列的親密盟友,中國和俄羅斯則正在深化與伊朗的關係。西方官員曾說,他們擔憂中、俄將利用這次衝突,轉移其他國家對他們發展軍事資源的注意力。

由於波斯灣地區供應全球五分之一原油,屆時油價勢必飆漲。2019 年沙國國營石油公司 Aramco 曾遭侵伊朗武裝份子空襲,導致沙國將近五分之一原油供應中斷,今時今日,這仍有發生的可能性。

雖然油價不至於像 1973 年以阿爆發「贖罪日戰爭」時狂飆三倍,但假如以色列和伊朗對彼此展開飛彈攻擊,油價可能重現 1990 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時的漲勢,考量到目前油價高於當年,代表油價可能漲上每桶 150 美元

如果伊朗關閉掌握了全球每日五分之一原油運輸的重要管道「荷姆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就算沙國和阿聯動用閒置產能,可能也無濟於事。此外,金融市場可能出現更極端的避險行為,導致 VIX 像 1990 年那樣一口氣飆升 16 點。

彭博的經濟模型從這些數據推估,全球 GDP 將因此折損足足 1 個百分點,使 2024 年成長率掉到 1.7%。中國等經濟體的快速成長,意味全球不容易直接陷入衰退,但 1.7% 仍是在排除 2020 年 Covid 疫情和 2009 年金融海嘯後,自 1982 年以來最糟的表現。當年正是聯準會 (Fed) 大力升息、對抗 1970 年代石油危機之時。

當出現如此劇烈的油價震撼,全球明年的通膨率可能竄升至 6.7%。

(本文不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