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觀察〉國銀海外獲利腰斬 金融業國際布局質變

鉅亨網記者陳蕙綾 台北
〈觀察〉國銀海外獲利腰斬 金融業國際布局質變。(鉅亨網資料照)
〈觀察〉國銀海外獲利腰斬 金融業國際布局質變。(鉅亨網資料照)

國銀海外獲利貢獻向來是金雞母,過去海外獲利占比約三到四成左右,不過今 (2020) 年新冠疫情重創全球產業,國銀頻頻踩到授信地雷,海外獲利大舉腰斬,隨著全球供應鏈多極化,各產業分散,國銀開發聯貸業務的複雜度提升,過去海外布局的輝煌時代等於宣告質變,國銀開發聯貸業務不能再全然仰賴外資管理銀行,而要自己有能力更嚴格徵審,才能「進階升級打怪」,這將是國銀國際化路上最重要的課題。

海外獲利占比在 2018 年為 34.3%,2019 年海外獲利占比上升至 39.1%,但根據金管會最新統計,本國銀行海外分行獲利累計前八月稅前盈餘僅 143.2 億元,較去年同期腰斬、年減幅高達 50.3%, 8 月單月獲利更是大減 74%。

針對海外分行獲利嚴重衰退,金管會分析,主要是淨利息收入減少,及銀行增提備抵呆帳,光是 8 月份備抵呆帳增提就比前一個月增加 7.5 億元,累計今年前 8 月增提的備抵呆帳更比去年同期增加 99 億元。

過去國銀海外分行可說是獲利貢獻主力,但今年受到新冠肺炎影響,不僅往來受阻,尤其在全球經濟活動遭受衝擊下,導致陸續傳出國銀海外分行頻頻踩到授信地雷。

今年 4 月新加坡石油巨擘興隆集團因油價一夕崩跌,加上財務操作不慎而聲請破產,中信金旗下中國信託新加坡分行因為參與其聯貸案,產生新台幣 27 億元的呆帳;緊接著玉山銀行的新加坡分行也產生 3 億元新台幣的違約案。

國泰金旗下國泰人壽 7 月更爆出因為轉投資印尼 BankMayapada 失利,一口氣認列新台幣 140 億元的虧損,是國泰金海外布局以來認列最大的一筆虧損,可能會吃掉該金控今年 2 成獲利。

國泰金總經理李長庚就曾有感而發表示,台灣市場不大,金融業要持續成長,勢必要靠較高利差的海外市場,但我們對海外市場的法規、環境,一定都不如對台灣市場熟悉,要在高風險、高獲利的市場討生活,未來風險管控是第一要件。

的確,隨著全球供應鏈重組的國際局勢大變,國銀無論是採取轉投資的模式,或是直接赴當地設分行拓展業務,都必須更慎防各產業或任何道德風險,以往金融業者在開發海外市場時,參加國際聯貸案為最大宗獲利挹注,但多是把審查、監督、控管的功課交給外資管理銀行,國銀扮演的角色大多只有出資。

長久下來,國銀海外業務就會因為資訊相較外銀落後,加上風險控管疏漏,於聯貸倒帳案件爆發時,無法立即反應出清部位,導致國銀慘受重傷,拖累海外獲利大舉腰斬。

一場疫情改變了全球經濟,全球產業鏈已步入嶄新的時代,金融業的國際化也須升級,賺錢沒有捷徑,國銀必須學到慘痛的經驗是,與其將掌控權交給外商管理銀行,透過培育國際化人才的提升,自己下功夫去了解各個產業別,靠自身查訪最新動向、業績面等訊息,將風險管理控制到最有效,而非凡事仰賴外資管理銀行,才能降低把踩雷風險與傷害降到最低。

相關新聞